总裁发了朋友圈:晚安,小娇妻!朋友圈沸腾了:什么时候结的婚

创业点子 阅读(1456)

   在S市寸土寸金的CBD金融区,高达三十三层的盛世财团如一根擎天柱一样矗立在那里,华丽的大厦外表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处处透着尊贵的气息。

   顶楼,总裁办公室。

   一向比所有员工都忙碌的盛世集团总裁叶澜成,此时此刻,却是异常的清闲。

   他昂贵的办公桌上摆放的文件,不是合作商送来的价值数亿或者数十亿的合同,也不是某个部门的紧急重要待批文件,更不是什么值得他牺牲办公时间看的东西。

   然而就是这样一份毫无商业价值的东西,他却从翻开之后,视线就没有移开过,一字一行一条的认真阅读着。

  

   在他的对面,安之素脊背挺直的坐着,宽大的椅子让她显得格外清瘦。她放在腿上交叠的手,不怎么衷心的出卖了她的紧张,她只能努力克制,防止被男人一眼看穿。

   安之素想,十五年没见叶澜成,他比小时候成长的更加可怕了。同时,也比小时候更加耐看了。她不时的瞥上一眼,那刚毅的五官,分明的棱角,冷冽的轮廓无一不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就连最柔软的睫毛,都因为长了一双淡漠的眼睛而衬的不再柔和。

   这真的是个快要帅出宇宙的男人,倘若他能够温柔一点的话,安之素想她大概也会变成他的小迷妹。

   “你想和我订婚?”安之素胡思乱想间,对面男人终于看完了安之素带来的东西。

   安之素带来的是一份订婚协议书,厚厚的一份协议书,是她让宋佳人提前帮她拟定好的。

   “嗯!”安之素迎着男人淡漠的目光抬起了头,鼓足了勇气与他对视,眼睛里透着坚定。

   “还是假的?”叶澜成的声音再次响起,听的出来,藏着明显的意外。

   “嗯!”安之素回答的更加坚定。

   啪!

   叶澜成合上了订婚协议,丢出两个字:“原因?”

   叶澜成现在有些困惑,眼前的女人他没记错的话,已经足有十五年没有见过了。自从她十岁那年,自己陪母亲参加完她母亲的葬礼后,他们就没有任何交际了。如果不是那块玉佩,他甚至没有认出来她。

   “你不是说过,只要我拿着玉佩来找你,你就会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吗?”安之素稳了稳心神,指了指桌子上,他手边放着的玉佩。

   叶澜成颔首,他承认,自己是给过她这个承诺,只是没有想到,她要的报恩竟然是这种方式。

   假订婚?

   叶澜成的好奇心难得八百年动了一回,单薄的唇抿了一下:“我需要知道让你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才能考虑答不答应。”

   “实话吗?”安之素问。

   叶澜成颔首。

   安之素本也没打算隐瞒他,于是坦白的开口:“现在坐在你面前的安之素,早已经不是安氏集团的大小姐。现在的安之素一无所有,没有钱,没有人脉,没有靠山。你,叶澜成,什么都有,所以我需要借你未婚妻的身份,才能拿回我想要的东西。”

   大实话一字一句的蹦出来,让叶澜成一向没有任何表情的脸都多了一丝复杂的神色,他的眉头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

   他没有记错的话,安之素是安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这才不过十五年,怎么就落魄至此了?她发生了什么?

   “你不用担心我以后会不舍得和你解除婚约,协议上写的很清楚,一年之后,由你提出解除婚约。只要给我一年的时间就够了,我不会一直霸占着你未婚妻的位置。”安之素见他不说话,又补充道。

   叶澜成还是没有说话,他一双淡漠的眼睛看着安之素。这个女孩的样子与记忆中的样子已经完全不同,他不知道她小时候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但他想一定不是现在这样。

   她的眼神中隐藏着不易察觉的无助,她看着他的眼神带着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救命稻草的希翼。让叶澜成有种错觉,如果自己拒绝了她,她就真的走投无路了。

   叶澜成一直不说话,安之素的小手就不自主的握成了拳头,来的时候准备了一肚子话,可现在面对这样的叶澜成,她愣是忘了之前准备好的台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偌大的总裁室里落针可闻,在这场与叶澜成无声的对峙中,安之素率先败下阵来,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站了起来。

   “抱歉,让你为难了。”

   安之素虽然很想叶澜成答应,可她也不是强人所难之人,想想也对,这样的事情,大概没有哪个男人愿意。

   “没有为难。”

   叶澜成的声音终于在沉默了良久之后再次在安之素耳边响起,这让安之素刚要挪动的脚步顿了一顿。

   “你……”安之素不确定他这四个字的意思,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叶澜成的手一抬,修长的手指在椅子上点了一下:“坐。”

   安之素重新坐下,耳朵都不由的竖起,等着叶澜成的最终答案。

   叶澜成的手重新拿起了安之素的那份订婚协议,然后在她的注视下,将厚厚十几页的协议放进了碎纸机里,一点点的将协议粉碎。

   安之素的心彻底沉入了湖底,失败了,这就是他的答案。

   粉拳紧握,安之素努力控制着情绪。她安慰自己,没什么的,来的时候不是已经预料到这个答案了吗。此路不通,大不了再找其他的路。在精神病院里都没有被弄死,现在出来了,难道还活不下去了吗?

   这么安慰着自己,安之素冷静了下来,她很快接受了失败的打击。再次站起来,转身朝门口走去。

   “我们结婚。”

   安之素的手搭在了门把上,刚要拉开厚重的办公室门,身后叶澜成就扔出了如炸弹般的四个字。

   我们结婚!

   安之素暗自抽气,叶澜成拒绝了她提出假订婚的事情,却主动提出了要和她结婚!是她听错了,还是叶澜成抽疯了?

   考虑到两种的可能性都很小,尤其是后者之后,安之素不是很确定的问道:“假结婚?”

   “婚姻不是儿戏,我从不拿自己的婚姻作假。”叶澜成淡漠开口,语气就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简单。

   安之素觉得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她可能就要笑出声了。从叶澜成嘴里说出“婚姻不是儿戏”这句话,让安之素觉得特别儿戏。

   他们才见过几次?安之素掰着手指头算算,五根手指头都能剩下俩,从七岁第一次见到现在,加上这次,十八年见过三次。除了彼此的名字,对对方一无所知。你跟这样的陌生人结婚,还说婚姻不是儿戏,确定不是在说笑?

   “叶澜成,你今天吃药了吗?”安之素嘴快的就冒了这么一句出来。

   叶澜成:……

  

   叶澜成按住了想抽跳的额角,难得有耐心的说道:“你需要靠山,嫁给我,比和我假订婚更保险。我们结婚,你成为我的妻子。在S市,你可以横着走。”

   “我为什么要横着走,我又不是王八。”安之素又嘴快的冒了一句。

   叶澜成:……

   叶澜成这次没按住,太阳穴明显跳了一下。

   当然说完这句话安之素就后悔了,她咬了下嘴唇,好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让你嘴快!

   看到叶澜成的脸都黑了,安之素更想抽自己了,正想着说些什么补救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叩门声。

   咚咚咚!

   三声不算响的叩门声像敲在了安之素的心脏上,惊的她吓了一大跳。

   叶澜成黑着脸道:“进来。”

   助理应声拧开了门,还没进来就感受到了办公室里僵硬的气氛,他不着痕迹的看了下叶澜成,发现他的脸色有点黑,当下谨慎了几分,小心翼翼的提醒:“叶总,开会时间到了。”

   叶澜成沉沉的嗯了声,从椅子上站起来,顺手在便签纸上写下一串号码,撕下来朝着安之素走来。

   随着他的靠近,安之素才看清他整个身高,将近一八五的身高给人一种更为沉重的压力。剪裁合体的西装将他的身材衬托的更加完美,如同一个行走的衣服架子。

   “拿着,考虑好了给我电话。”叶澜成在她身边停了一下,随着他手腕的翻动,袖口的钻石袖扣的光芒折射进安之素的眼睛里,让她微微眯了眯眼。

   安之素鬼使神差的接过了便签纸,拿在手里用力的捏了一下。

   叶澜成从她身边优雅路过,助理恭敬的退到了门侧,给他让出了一条路。

   “等一下。”一只脚已经迈出办公室的叶澜成听到了身后有道声音传入耳畔。

   文名:素年相遇

   他顿了下脚,并未回头,就听那道声音接着说道:“不用考虑了,明天十点,民政局见。”

   这道声音落下之后,一抹清瘦的人影就低着头从他身侧一闪而过,他看着她匆匆而去的背影,想起了一个词,落荒而逃。

   “逃”出盛世财团的安之素站在马路上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就那么答应了叶澜成的提议,这和她来这里的目的南辕北辙,她是来“挟恩图报”,让叶澜成答应和她假订婚的啊,最后是怎么被叶澜成夺了主动权,变成结婚了的?

   安之素捶了捶脑袋,难道真是在精神病院待了五年,脑子都不灵光了吗?

   内容摘自公众号,纵横书坊。

   图源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