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秀生在刑讯山匪, 黎念几个背着他,开了个午餐会……

创业点子 阅读(1003)

小说:尤秀生在刑讯山匪, 黎念几个背着他,开了个午餐会……

“将灵气凝成针,打入人体,刺激穴位,灵气针在经脉内四处游走,受刑人就会浑身麻痒,一般也就招了……”

尤秀生气质儒雅,声音也儒雅,他不疾不徐地讲述着施刑的方法,而旁边的人已经听得毛骨悚然。

黎念默默退后了两步,他有些怀念那个在宗门内一心读书炼器的大师兄了,嗯,他退后,才不是担心大师兄一时兴起拿他做实验……

“黎师弟,这个刑罚的创意还是来自你写的那本书,书里你说的是寒冰,我觉得用灵气的效果可能更佳一些,只不过还没有拿人试验,我觉得你……咦,黎师弟,你去哪儿,干嘛要走呢?”尤秀生看着黎念快速离开的背影,一头雾水。

“我去清点一下这山寨的财物,看有没有人被囚困在这里……”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不见。

黎念深深觉得以后给大师兄抄现代世界的书,一定要小心谨慎,现在大师兄已经开始研究刑罚了,哪天他要是写本关于星际的书,大师兄不得研究宇宙飞船啊!

不过么,在修真界大乘修士就可以进行短距离空间瞬移,而成为仙人就可以肉身穿越界面,有没有飞船还真没那么重要。当然不是所有的神仙都可以穿越界面了,只有那些修为很牛的神仙才有这项技术。

尤秀生看着黎念离去的方向,陷入了沉思,“楚师弟,黎师弟是不是对我有些误会,我不是要拿他做试验……”

楚天香默默退后两步,尤秀生继续,“我觉得用你……”

楚天香转眼消失不见,尤秀生后面的话刚刚出口,“用你们提出的刑罚……挺好的……”

尤秀生有些纳闷,怎么去了一趟仙宗宝域,这两个师弟都跑得这么快了?还是他们中午吃的东西有问题,着急去茅厕?等等,中午大家吃饭了么?

楚天香暗自庆幸:大师兄抓不到黎念做试验,就想着来祸害自己,还好我跑得并不慢!

“李师弟,其实我只想做个实验。”尤秀生觉得有必要解释清楚。

李小妹挑眉,顺手从地上扯起了被禁制住了的李大头,送到了尤秀生面前。

“我要的不是他,而是你……”

李小妹一个漂亮的闪身,消失了……

“们……的建议……”尤秀生一阵无语,这些师弟们是不是太过于敏感了……

低头,看向了李大头,“既然他们不给我建议,那我只能咨询你了,你喜欢哪种刑罚?”

看着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尤秀生,李大头眼含热泪,这是他认为的那个温文尔雅的书生么?为什么他感觉这书生头上长了两只角,还是恶魔牌的!他当初是眼瞎了么,居然还想着要拉拢他!

“啊~”痛苦的嚎叫声响彻整个山寨,那声音比赵氏小妾的狮吼功还要强上几分。

“抱歉啊,第一次,用的灵气有点多。”尤秀生满怀歉意的调整了灵气针的大小,重新刺入了李大头的体内!

“啊~~”李大头惨嚎着,痛不欲生!

“我真是姜峰主的亲戚!”

“饶命啊!”

“我给你们钱,给你们灵石!放了……我吧……”

“我给你们灵石,一百块!不,二百块!全给你们!”

“啊~~嗷~~!”

……

与此同时,山寨的某间厅堂里,黎念闲适地取出了一套桌椅,一套茶具。

红泥小炉点燃,灵泉水已经烧上。

再拿出几份仙味斋的点心,细细品尝起来。

这点心是仙味斋的四级膳食,是请寒山长老亲传弟子亲自出手,当真是至臻美味,妙不可言,对身体益处更大。

就这一份点心大概就要一百块灵石,黎念即便是新晋土豪也只肯买来几份尝尝而已。

“我们不叫大师兄,不太好吧。”楚天香毫不客气把两盘点心端到自己面前,又想再拿,可是想想在外面辛苦的大师兄,就没有再出手。

“大师兄想进来,自会进来。”黎念依旧如往常一样的云淡风轻。

就算大师兄不进来也没有关系,他在储物袋里还有几份点心,是专给大师兄留的。

这次他送了仙味斋一些魔牛肉,仙味斋卖他点心的时候,打了八折,让他省了不少灵石。

“哦!那行!”楚天香抓起点心就塞到嘴里,真好吃!

不知何时,李小妹也飘了进来,端起茶就喝,拿起点心就吃,丝毫没有客气。

三人,怡然自乐。

“还好,有大师兄在。”黎念感叹着,不用自己亲自出手,他只做那只幕后的黑手,真好。

“那是,大师兄威武!”楚天香吃东西不忘记拍马屁,虽然本人不在当场,可是背后拍的马屁才叫学问。

“嗯。”李小妹依旧只是简单的一个字,刑讯的事他做的不少了,有别人出手,他自是省着操心。

当李大头大喊着给他们银子的声音传来时,三人不约而同看向了手中的点心,然后继续着之前的事情……

一百块灵石,不过一份点心,瞧不起谁呢?

……

“我招,我什么都招!”

李大头满头大汗,目光萎靡,整个人都脱了相,仿佛刚从地狱里走了一圈回来。

而那些山匪喽啰已经被他惨烈的哀嚎声吓得个个噤若寒蝉,看向尤秀生的眼神里满是瑟缩畏惧,仿佛尤秀生就是魔鬼。

“看来这灵气针有些霸道,用在修士身上尚可,普通人用的话不知道能不能禁受得住?”尤秀生自言自语着,把目光投向了人群。

所有人都痛哭流涕,跪下来哀求,刚才寨主叫的声音实在是太惨了。

寨主是个修士,伸一个指头就可以秒杀他们这些喽啰,而面前这人把他们高高在上的寨主都整治的这么惨,他们不求饶还等什么,要是那人把刑罚用到他们身上,他们死的连渣都不会剩!

“罢了,毕竟是黎念胡乱写出的刑罚,不见得能否实现呢,拿这些普通人试验总是不好。”尤秀生有些遗憾的停止了试验。

所有的山匪集体舒了一口气,李大头感激涕零,他这次终于体会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你们都知错了么?”尤秀生暗暗纳闷黎念他们怎么还没回来,不过该做的事情还是得继续做。

“知错了!”所有喽啰大声回复,深怕声音小了惹了大仙动怒。

“那就把罪状都写下来吧,一句一句老实地写,写错了,罚!如有不实者,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