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电话我还是接了

创业故事 阅读(594)

  G又在凌晨打语音电话来。我接了。

  他大半夜的电话我偶尔也会接,大部分时候就由铃声响着,他无非是又在夜里喝了点酒,又化身成了一个郁郁不得志的青年。

  我也有过这种时候,往往也是在夜晚,往往也是喝了几杯,还不至于醉,将醉非醉的时候,整个通讯录里一般也找不到几个能打电话的朋友。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找人说说话,掏心掏肺地那种,隔着安全距离,放肆着自己的胆子,说说曾经,话话当年,真诚地捧着自己的一颗红心,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自己感动得涕泪横流再说。

  可是,天亮后总是会后悔,昨晚那些毫无防备的话真是说了太多啊。

  第一次在半夜接到G的电话时,是他外派去甘肃新疆的那段时间,他在敦煌的大街上啃着馕,拿着手机对我大喊:你怎么就睡了,我这太阳刚落!特么白天热得要死,晚上冷得要死!我上个网都得用手机热点。

  那段时间我也习惯了大半夜跟他神侃,他说:趁我还在这儿,你赶紧来吧,带你去吃巨大串的羊肉串;趁莫高窟还开放,赶紧来吧,趁月牙泉还没干,赶紧来吧...我说,好!你等着我!

  我知道他是在苦中作乐,跟着施工队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架设电线,每天还扛着沉重的摄影机,他的肩膀落下了顽疾,可是他是自由的,快乐的。

  深夜的电话里,我听他说他的见闻,昨天汽车又在雪地里抛锚了,队友在魔鬼城走失,今天路过了美得不像话的盐湖,戈壁滩上真的有狼群.....

  他说的很多地方我后来都去了,可那时候他已经回了湖北,我去了他让我去的每个地方,吃了巨大的羊肉串,还给他发了很多照片。

  这段经历后来在我们见面后被拿来当谈资,永远都说不够,敦煌的那个小夜市,破旧狭小的去柳园的公车,看不到希望的荒原上树立的风车......

  说到一处喝一杯,喝完了身边所有的酒,话还没完没了在继续。

  时间飞快,时间飞快,该走的会走,该来的一定会来。

  再后来,渐渐半夜的电话少了,白天从来都是理智的,疏离的,有节制的。

  我们在网上平静地分享一些电影,一些歌曲,一些球赛,一些美食,基本上不涉及私人空间。

  很久后,我才知道那段时间里,他放下了摄影机,做起了创作歌手,很明显那几首歌养活不了自己,他又兼职做电脑维修师,还在朋友的餐厅当起了厨子。那段时间里他恋爱、结婚、生子,日子过得像普通人。

  可是他根本就不能算普通人,所以他没有以前那么洒脱了,家是港湾,也是牵绊,一个偏执的人碰到另一个执拗的人,能互相吸引,也能玉石俱焚。

  也许每个男人都不想长大,也许有些男人根本不属于婚姻,他不说,我不问,活这个世界上,谁又不是在被生活牵着走?

  只是喝了酒的夜晚他还是会给我打电话,说些过往,说些时局,说些不相干的人和事儿,也有欲语还休的时候,每次提及现状他都说:不说这些了,你懂的。

  我能懂什么呢?窘迫?消极?愤世嫉俗?怀才不遇?

  看着这个满身技能的男人渐渐消沉,我又于心何忍,不妥协是该还是不该?不如假装不懂,如此更好。

  于是很多次,我就由着铃声一直响彻在夜里,这样,第二天他也许会感谢我,没有在半夜又一次窥探到了他的失态。这样,天亮后的我们还能平静而有节制地守护我们的友谊。

  今天凌晨,我接了他的电话,这次他说:我去找你吧,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