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学戏剧论在改善家庭关系中的应用

创业故事 阅读(1748)


  今天在得到上看到楼夷老师的课程《像理解用户一样理解孩子Ⅰ怎样培养有主动性的孩子》,有这么一段分享:

  分享一个偶然由孩子启发的方法。我的儿子现在三岁半,大概一个月以前,他开始要求让我当孩子,他当爸爸,并且要求全家人跟着一起在他扮演爸爸的时候,按照他的新角色对待他。比如,妈妈不经意间喊“老公”的时候,他会抢着先回答“老婆,你叫我吗?”

  这个游戏对大人来说也是有挑战的,你得真的把自己放在角色中,并且体会“孩子”的真实感受。举一个场景,我按照他的习惯,开始要求看电视,这个时候扮演爸爸的他会说:“孩子,你要问问妈妈同不同意你看电视。”,然后妈妈会像往常一样否定看电视的提议。我学着他平时的做法,半带哭腔地再次要求“可是我想看。”这个时候妈妈本色出演,严厉地说:“你每天只想看电视,那么多玩具为什么不能玩儿一会儿呢?”扮演爸爸的儿子突然跑出来为我伸张正义,愤怒地说:“老婆,你不能这样子跟孩子说话!他想看电视!”

  在短短的几句对话中,扮演孩子的我首先体会到的是一种,很无力的、没有任何自主权的感觉。当“爸爸”为我出头的时候,我像是有了救星,心里窃喜。最后,我还体会到了爸爸妈妈在对待孩子看电视这件事情上的不一致,心里很失落。这些体会用文字描述很苍白,但其实非常真实。

  这种角色互换的生活一个月了,搞得我们一家人在称呼对方的时候都很错乱。但是我们借机按照爸爸的标准,让他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变得更独立了,每次他哭着不要自己穿鞋的时候,都会有人提醒他,爸爸是不需要别人帮忙穿鞋的。慢慢地,他每天早上独立洗漱穿衣服之后,都很有成就感。

  最近几天他终于想做孩子了,而且想做回更小时候的自己,他对我们说:“做爸爸好累。”

  我突然意识到这不就是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戏剧论的主要观点么,生活,工作,社会是一个舞台,我们按照不同的角色在演出。

  只不过大部分时候是本我本色演出,你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表演,但是角色都是和环境相关的。在单位里可能是霸气的女总裁,回到家是温柔的妻子和妈妈。

  戏剧论(dramaturgical theory)是从符号互动论中发展出来的、具有自身特点的、说明日常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相互作用的理论。其倡导者是美国社会学家戈夫曼(Erving Goffman),他把社会比作舞台,把社会成员比作演员来解释人们的日常生活,其代表作是《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第一观点,戈夫曼认为,社会和人生是一个大舞台,社会成员作为这个大舞台上的表演者都十分关心自己如何在众多的观众(即参与互动的他人)面前塑造能被人接受的形象。拟剧论研究的是人们运用哪些技巧在别人的心目中创造印象,戈夫曼将人们运用各种技巧和方法左右他人,以在他人那里建立良好印象的过程称为“印象管理”。印象管理不仅包括用自己的行为去直接影响对方,也包括建造自己表演的舞台布景,这实际上是对互动情境的设计。

  而关系中的冲突包括家庭关系,亲密关系中的冲突在于对对方所处的角色以及该角色的感受缺乏同理心。

  我们平常看影视作品,对演员最好的评价不是演技好,而是你根本感觉不到他在表演,而是那就是他。

  比如我印象特别深的水浒传里宋江的扮演者李雪健老师,你根本感觉不到他在演。而醉酒题反诗那段,更是本色出演,精彩至极。

  通过有意识的角色互换,通过刻意的“演出”仪式感塑造角色,比如让家长和孩子之间互换角色,互相体验对方的角色,则会帮助双方更好的理解对方。这种角色偶尔的错乱带来的混沌正是生命力的表现。

  通过戏剧论这个社会学理论和上面这个案例给了我们一个分析关系中矛盾的工具,同时也提供了一种很好的解决方法,塑造情景互换角色,刻意表演,通过表演感受角色。

  再遇到矛盾又不好意思直接说的时候,可以制造一个情景来互换角色演一演试试哦!

  96

  沛文沛语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7

  2019.08.05 21:40*

  字数 1496

  今天在得到上看到楼夷老师的课程《像理解用户一样理解孩子Ⅰ怎样培养有主动性的孩子》,有这么一段分享:

  分享一个偶然由孩子启发的方法。我的儿子现在三岁半,大概一个月以前,他开始要求让我当孩子,他当爸爸,并且要求全家人跟着一起在他扮演爸爸的时候,按照他的新角色对待他。比如,妈妈不经意间喊“老公”的时候,他会抢着先回答“老婆,你叫我吗?”

  这个游戏对大人来说也是有挑战的,你得真的把自己放在角色中,并且体会“孩子”的真实感受。举一个场景,我按照他的习惯,开始要求看电视,这个时候扮演爸爸的他会说:“孩子,你要问问妈妈同不同意你看电视。”,然后妈妈会像往常一样否定看电视的提议。我学着他平时的做法,半带哭腔地再次要求“可是我想看。”这个时候妈妈本色出演,严厉地说:“你每天只想看电视,那么多玩具为什么不能玩儿一会儿呢?”扮演爸爸的儿子突然跑出来为我伸张正义,愤怒地说:“老婆,你不能这样子跟孩子说话!他想看电视!”

  在短短的几句对话中,扮演孩子的我首先体会到的是一种,很无力的、没有任何自主权的感觉。当“爸爸”为我出头的时候,我像是有了救星,心里窃喜。最后,我还体会到了爸爸妈妈在对待孩子看电视这件事情上的不一致,心里很失落。这些体会用文字描述很苍白,但其实非常真实。

  这种角色互换的生活一个月了,搞得我们一家人在称呼对方的时候都很错乱。但是我们借机按照爸爸的标准,让他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变得更独立了,每次他哭着不要自己穿鞋的时候,都会有人提醒他,爸爸是不需要别人帮忙穿鞋的。慢慢地,他每天早上独立洗漱穿衣服之后,都很有成就感。

  最近几天他终于想做孩子了,而且想做回更小时候的自己,他对我们说:“做爸爸好累。”

  我突然意识到这不就是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戏剧论的主要观点么,生活,工作,社会是一个舞台,我们按照不同的角色在演出。

  只不过大部分时候是本我本色演出,你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表演,但是角色都是和环境相关的。在单位里可能是霸气的女总裁,回到家是温柔的妻子和妈妈。

  戏剧论(dramaturgical theory)是从符号互动论中发展出来的、具有自身特点的、说明日常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相互作用的理论。其倡导者是美国社会学家戈夫曼(Erving Goffman),他把社会比作舞台,把社会成员比作演员来解释人们的日常生活,其代表作是《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第一观点,戈夫曼认为,社会和人生是一个大舞台,社会成员作为这个大舞台上的表演者都十分关心自己如何在众多的观众(即参与互动的他人)面前塑造能被人接受的形象。拟剧论研究的是人们运用哪些技巧在别人的心目中创造印象,戈夫曼将人们运用各种技巧和方法左右他人,以在他人那里建立良好印象的过程称为“印象管理”。印象管理不仅包括用自己的行为去直接影响对方,也包括建造自己表演的舞台布景,这实际上是对互动情境的设计。

  而关系中的冲突包括家庭关系,亲密关系中的冲突在于对对方所处的角色以及该角色的感受缺乏同理心。

  我们平常看影视作品,对演员最好的评价不是演技好,而是你根本感觉不到他在表演,而是那就是他。

  比如我印象特别深的水浒传里宋江的扮演者李雪健老师,你根本感觉不到他在演。而醉酒题反诗那段,更是本色出演,精彩至极。

  通过有意识的角色互换,通过刻意的“演出”仪式感塑造角色,比如让家长和孩子之间互换角色,互相体验对方的角色,则会帮助双方更好的理解对方。这种角色偶尔的错乱带来的混沌正是生命力的表现。

  通过戏剧论这个社会学理论和上面这个案例给了我们一个分析关系中矛盾的工具,同时也提供了一种很好的解决方法,塑造情景互换角色,刻意表演,通过表演感受角色。

  再遇到矛盾又不好意思直接说的时候,可以制造一个情景来互换角色演一演试试哦!

  今天在得到上看到楼夷老师的课程《像理解用户一样理解孩子Ⅰ怎样培养有主动性的孩子》,有这么一段分享:

  分享一个偶然由孩子启发的方法。我的儿子现在三岁半,大概一个月以前,他开始要求让我当孩子,他当爸爸,并且要求全家人跟着一起在他扮演爸爸的时候,按照他的新角色对待他。比如,妈妈不经意间喊“老公”的时候,他会抢着先回答“老婆,你叫我吗?”

  这个游戏对大人来说也是有挑战的,你得真的把自己放在角色中,并且体会“孩子”的真实感受。举一个场景,我按照他的习惯,开始要求看电视,这个时候扮演爸爸的他会说:“孩子,你要问问妈妈同不同意你看电视。”,然后妈妈会像往常一样否定看电视的提议。我学着他平时的做法,半带哭腔地再次要求“可是我想看。”这个时候妈妈本色出演,严厉地说:“你每天只想看电视,那么多玩具为什么不能玩儿一会儿呢?”扮演爸爸的儿子突然跑出来为我伸张正义,愤怒地说:“老婆,你不能这样子跟孩子说话!他想看电视!”

  在短短的几句对话中,扮演孩子的我首先体会到的是一种,很无力的、没有任何自主权的感觉。当“爸爸”为我出头的时候,我像是有了救星,心里窃喜。最后,我还体会到了爸爸妈妈在对待孩子看电视这件事情上的不一致,心里很失落。这些体会用文字描述很苍白,但其实非常真实。

  这种角色互换的生活一个月了,搞得我们一家人在称呼对方的时候都很错乱。但是我们借机按照爸爸的标准,让他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变得更独立了,每次他哭着不要自己穿鞋的时候,都会有人提醒他,爸爸是不需要别人帮忙穿鞋的。慢慢地,他每天早上独立洗漱穿衣服之后,都很有成就感。

  最近几天他终于想做孩子了,而且想做回更小时候的自己,他对我们说:“做爸爸好累。”

  我突然意识到这不就是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戏剧论的主要观点么,生活,工作,社会是一个舞台,我们按照不同的角色在演出。

  只不过大部分时候是本我本色演出,你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表演,但是角色都是和环境相关的。在单位里可能是霸气的女总裁,回到家是温柔的妻子和妈妈。

  戏剧论(dramaturgical theory)是从符号互动论中发展出来的、具有自身特点的、说明日常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相互作用的理论。其倡导者是美国社会学家戈夫曼(Erving Goffman),他把社会比作舞台,把社会成员比作演员来解释人们的日常生活,其代表作是《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第一观点,戈夫曼认为,社会和人生是一个大舞台,社会成员作为这个大舞台上的表演者都十分关心自己如何在众多的观众(即参与互动的他人)面前塑造能被人接受的形象。拟剧论研究的是人们运用哪些技巧在别人的心目中创造印象,戈夫曼将人们运用各种技巧和方法左右他人,以在他人那里建立良好印象的过程称为“印象管理”。印象管理不仅包括用自己的行为去直接影响对方,也包括建造自己表演的舞台布景,这实际上是对互动情境的设计。

  而关系中的冲突包括家庭关系,亲密关系中的冲突在于对对方所处的角色以及该角色的感受缺乏同理心。

  我们平常看影视作品,对演员最好的评价不是演技好,而是你根本感觉不到他在表演,而是那就是他。

  比如我印象特别深的水浒传里宋江的扮演者李雪健老师,你根本感觉不到他在演。而醉酒题反诗那段,更是本色出演,精彩至极。

  通过有意识的角色互换,通过刻意的“演出”仪式感塑造角色,比如让家长和孩子之间互换角色,互相体验对方的角色,则会帮助双方更好的理解对方。这种角色偶尔的错乱带来的混沌正是生命力的表现。

  通过戏剧论这个社会学理论和上面这个案例给了我们一个分析关系中矛盾的工具,同时也提供了一种很好的解决方法,塑造情景互换角色,刻意表演,通过表演感受角色。

  再遇到矛盾又不好意思直接说的时候,可以制造一个情景来互换角色演一演试试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