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趣科技套现史:资本局与赢家 || 深度

创业故事 阅读(993)

  无冕财经2天前我要分享

  

  

  借由密集并购,掌趣科技市值一度达到540亿,但此后蒸发逾八成,在此期间,各路人马至少套现60亿。

  540亿与96.5亿的距离,是7.4个60亿。

  8月27日晚间,曾经的“手游第一股”掌趣科技(.SZ)发布2019年半年报,营收与净利同比分别增加38%和42%的成绩单,并不那么寒碜,但资本的青睐已经远离。

  “没有最终的成功,没有致命的失败,最可贵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4天前,掌趣科技(.SZ)成立15周年之际,其现任董事长刘惠城,在内部信中为公司及员工加油打气,宣称已经完成转型升级的阶段性目标。

  此前,掌趣科技的股价已在低位徘徊两月有余;当然,他的这封信并未在资本市场掀起波澜。8月29日,掌趣科技收跌于3.5元,市值仅96.5亿元。

  “创业板四大天王”的辉煌远去后,这家公司被打上的烙印是“无主”、“爆雷”,甚至被部分金融从业者加入“问题公司”名单,让人几乎不记得——它也曾是一个神话。

  其实,从资本的角度来说,从特定人的角度而言,掌趣科技本就是神话,且会一直是。问题,不过是谁成就了谁。

  谁抛弃了掌趣科技?

  被抛弃、无实控人,市值缩水逾80%,这是“手游第一股”掌趣科技近4年的真实写照。

  

  ▲掌趣科技近5年股价走势,图片来自雪球。点击可看大图。

  大股东持股不到7%,前3大股东合计持股15.51%,前十股东合计持股仅25.83%,掌趣科技是谁的?

  2015年的荣光,已经远得连影子都难以看到。

  2015年5月22日,那是掌趣科技在资本市场最高光的时刻。

  那时,乘着2014年下半年启动的牛市东风,因着此前的数起并购,顶着“手游第一股”的光环,掌趣科技的股价顺势起飞,攀上23.5元/股(前复权价)的巅峰,掌趣科技的市值达到540亿元。

  掌趣科技当年的管理层,或许不曾想到,4年后,这个数字再难企及。或者,更重要的是他们并不在乎,无论是掌趣科技当年的董事长姚文彬,还是他的继任者邓攀。

  2015年5月14日,掌趣科技时任CEO、当时的实控人之一叶颖涛,以35.09元/股的价格减持1250万股,套现4.39亿元;同年7月23日,他辞去CEO职位,开启更凶猛的减持潮。

  2015年下半年的股灾,掌趣科技也未能幸免于难,从当年6月16日到7月7日,掌趣科技一度下跌53.4%。叶颖涛辞职的时机,正是掌趣科技股价市值蒸发过半之时。

  当2016年掌趣科技股价缓慢回升后,叶颖涛的大手笔减持又开始。

  因为不在公司任职的缘故,他不再受每年转让股份不超过所持股份25%的限制,从2016年3月到当年7月,叶颖涛3次减持掌趣科技股份2083万股,累计套现6.8亿元。

  叶颖涛离职不到10天,他的搭档、掌趣科技董事长兼总经理姚文彬于同年8月2日辞去公司一切职务,开始更大手笔的减持。

  2015年3月,姚文彬减持1300万股、套现1.39亿元后,他的套现之旅正式开启。

  从那时起,掌趣科技被抛弃的命运便已注定,姚文彬、华谊兄弟、叶颖涛、邓攀等前十大股东与高管们一次次近乎清仓式减持。

  2016年3月,姚文彬再次减持1300万股,套现1.38亿元;两个月后,他两次减持3600万股,4亿人民币落袋为安。此后的3年,姚文彬几乎一致在减持。

  当年3月到7月之间,姚文彬分5次减持9950万股掌趣科技股份,累计套现12.35亿元;2017年6月20日,通过将股掌趣科技股份以8.84元/股的价格,转让给腾讯旗下子公司林芝腾讯,姚文彬套现4.8亿元。2018年3月22日,掌趣科技发布公告,姚文彬以5.79元-5.84元的均价累计减持5515万股,共套现3.21亿元。

  

  ▲掌趣科技股东减持情况统计。

  在一次又一次减持后,姚文彬虽然仍然是掌趣科技第一大股东,但持股比例从19.09%减少至12.06%。据掌趣科技公告统计,4年时间,姚文彬累计通过掌趣科技从股市提款24.6亿元。

  姚文彬和叶颖涛纷纷辞职后一年,从姚文彬手里接过火炬的掌趣科技前董事长邓攀,也撂下挑子。2017年11月29日,掌趣科技公告,邓攀辞去掌趣科技董事长职位;2018年2月,他和姚文彬一样辞去了公司所有职务。

  2018年三季度,他和叶颖涛合计减持了2000万股。掌趣科技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3月,邓攀持股2.20%、仍为掌趣科技第三大股东,到2019年其持股比例下降至1.52%,从第三大股东降为第七大股东。在他离开掌趣科技后的一年内,他抛售了超过1390万股的掌趣科技股份。

  减持,离职,再减持,掌趣科技就这样一步步被公司的高管和大股东抛弃。

  大并购,高股价,大撤退

  从40亿到540亿,再到96亿,是掌趣科技玩了资本,还是资本玩了掌趣科技?

  都不是。

  从一家默默无闻的游戏公司到被捧为“手游第一股”,再到跻身“创业板四大天王”,从40亿市值到攀上540亿的高峰,不过是一个又一个资本故事。

  这是一场盛大的资本游戏,玩家只有那几个人,其他的要么是过客,要么是输家。

  2015年2月16日,停牌半年的掌趣科技复牌,迎接它的是连续6个涨停,因为复牌前掌趣科技宣布以43.04亿元的总价收购晶合思动100%股权、天马时空80%股权、上游信息30%的股权。到2015年3月10日,掌趣科技股价上涨至15.98元,与停牌前的8.27元/股相比,涨幅超过93%。

  资本圈有句笑谈,“华谊兄弟一减持,掌趣科技就宣布并购”;他们没谈及的另一半是,掌趣科技一并购,股价就上涨,大股东和高管就减持。

  第一大股东姚文彬的第一次减持始于掌趣科技的这一波大涨,套现金额为1.39亿元;在这两个月之后,高管叶颖涛减持1250万股,套现4.39亿元。

  同样在2015年,掌趣科技相继入股香港手游开发商Animoca Brands、当时如日中天的二次元网站站Bilibili以及北京大神圈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根据公开资料,在这一短短一年间,掌趣科技花费在收购和投资上的钱为约50亿元。

  对掌趣科技而言,在A股“手游第一股”的光环笼罩下,鲜少有人提及这是一家靠SP发家、不断通过资本并购成长起来的并不那么纯的游戏公司。

  根据掌趣科技招股书,2009年到2011年间,掌趣科技通过自有的“欢畅游戏”平台运营页游的收入,分别占该财年营收的5.45%、8.98%和12.65%。

  2012年5月上市前夕,掌趣科技紧锣密鼓地进行了一系列资本运作。

  2008年7月,掌趣科技先后收购游戏推广公司北京华娱聚友和北京丰尚佳诚,交易对价分别为968万元和842万元;一年后的2009年9月,掌趣科技耗资1502万元收购广州好运;3个月后它再度出手,以560万元的价格收购大连卧龙;2010年9月,以1606万元的价格收购北京福姆乐。

  3年5起并购,为掌趣科技带来了业绩、游戏IP,赋予了掌趣科技游戏研发及运营能力,当然也提高了它的估值。

  2012年5月,成立8年的掌趣科技终于成功登陆创业板,其IPO募集资金为6.5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净募集6亿元,市值40亿元。

  尝到甜头的掌趣科技管理层,上市后更加大刀阔斧地开展并购动作。

  2013年7月,掌趣科技以8.1亿元对价收购游戏开发商动网先锋100%股权,其中2.47亿元以新发行股票支付、5.63亿元以现金支付。后者是《商业大亨》、《寻侠》、《富人国》等游戏的开发者,这起并购让掌趣科技的页游研发能迅速增强。

  2014年6月,掌趣科技以17.39亿收购游戏公司玩蟹科技100%股权,其中7.676亿元以现金支付,9.714亿元以发行新股支付。并购不到一年,玩蟹科技团队便为掌趣科技推出明星游戏《拳皇98终极之战》。

  以同样的方式,掌趣科技先后并购上游信息和天马时空。不完全统计,上市5年时间,掌趣科技进行了不下11起并购。

  

  ▲掌趣科技通过并购,拥有众多子公司。

  一次次并购,让掌趣科技的业绩呈几何数增长,2018年掌趣科技实现营收19.7亿元,上市前的2011年,这一数字金1836万元。增长得更快的,其实是掌趣科技的市值,2015年并购晶合思动等标的的消息出来后不久,掌趣科技的市值达到540亿元,是上市时的13.5倍。

  “我不是为了钱。”掌趣科技的高光时刻,姚文彬信誓旦旦。但2015年,他改变想法,大手笔减持撤退。

  也许是因为从40亿到540亿,蛋糕已经“买”得足够大了,也许是一味因为靠并购撑起来的市值,恰如沙上建塔。

  掌趣科技的商誉从2012年底的2151万元逐年暴增,到2015年底其商誉值达到56亿元,占其净资产的比重达87.2%。

  

  ▲掌趣科技因并购一度商誉大增。

  不得不说,华谊兄弟、姚文彬、邓攀等掌趣科技的大股东,撤退的时机都刚刚好。当商誉雷爆破之际,也就是掌趣科技的股价狂泻、市值蒸发之时,掌趣科技的股价一路向下,2016年11月后再未超过11元(前复权价)。

  2019年8月29日,掌趣科技收跌于3.5元/股,其市值只有剩下96.5亿元。这场资本游戏就此结束了么?

  掌趣科技输了么?或许,它的使命完成得刚刚好。据公开报道,姚文彬、叶颖涛、邓攀以及华谊兄弟等掌趣科技大股东,在通过资本运作拉高股价后,减持股票获得的资金超过60亿。96.5亿元与540亿元之间,隔着7.4个60亿。

  赢家还有那些将公司卖给掌趣科技的老板们,比如动网先锋的创始人宋海波、玩蟹科技的叶凯、上游信息的刘智君以及天马时空的刘惠城和邱袓光。

  2015年,宋海波仍是掌趣科技的第六大股东,但他仅在2016年上半年便减持1440万股,如今已从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

  刘惠城依然在掌趣科技任职,如今是这家公司的一把手,但2017年二季度他减持1314.50万股,三季度再次减持3464.50万股,累计减持近4800万股,近乎清仓式减持,套现数亿元。

  掌趣科技何去何从?

  2018年,掌趣科技亏损30.51亿元,计提商誉减值33.8亿。截至2019年8月29日,掌趣科技的商誉仍有20.11亿元,占其净资产比例为36.61%。而更大的问题是,掌趣科技先前疯狂收购的标的,盈利造血能力堪忧。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商务、内容合作,请联系小冕。

  ?无冕财经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现已覆盖今日头条、搜狐财经、网易财经、凤凰新闻、一点资讯、新浪财经头条号、新浪微博、UC头条、百家号、企鹅号、雪球号、蚂蚁财富号等平台。

  

  收藏举报投诉

  

  

  借由密集并购,掌趣科技市值一度达到540亿,但此后蒸发逾八成,在此期间,各路人马至少套现60亿。

  540亿与96.5亿的距离,是7.4个60亿。

  8月27日晚间,曾经的“手游第一股”掌趣科技(.SZ)发布2019年半年报,营收与净利同比分别增加38%和42%的成绩单,并不那么寒碜,但资本的青睐已经远离。

  “没有最终的成功,没有致命的失败,最可贵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4天前,掌趣科技(.SZ)成立15周年之际,其现任董事长刘惠城,在内部信中为公司及员工加油打气,宣称已经完成转型升级的阶段性目标。

  此前,掌趣科技的股价已在低位徘徊两月有余;当然,他的这封信并未在资本市场掀起波澜。8月29日,掌趣科技收跌于3.5元,市值仅96.5亿元。

  “创业板四大天王”的辉煌远去后,这家公司被打上的烙印是“无主”、“爆雷”,甚至被部分金融从业者加入“问题公司”名单,让人几乎不记得——它也曾是一个神话。

  其实,从资本的角度来说,从特定人的角度而言,掌趣科技本就是神话,且会一直是。问题,不过是谁成就了谁。

  谁抛弃了掌趣科技?

  被抛弃、无实控人,市值缩水逾80%,这是“手游第一股”掌趣科技近4年的真实写照。

  

  ▲掌趣科技近5年股价走势,图片来自雪球。点击可看大图。

  大股东持股不到7%,前3大股东合计持股15.51%,前十股东合计持股仅25.83%,掌趣科技是谁的?

  2015年的荣光,已经远得连影子都难以看到。

  2015年5月22日,那是掌趣科技在资本市场最高光的时刻。

  那时,乘着2014年下半年启动的牛市东风,因着此前的数起并购,顶着“手游第一股”的光环,掌趣科技的股价顺势起飞,攀上23.5元/股(前复权价)的巅峰,掌趣科技的市值达到540亿元。

  掌趣科技当年的管理层,或许不曾想到,4年后,这个数字再难企及。或者,更重要的是他们并不在乎,无论是掌趣科技当年的董事长姚文彬,还是他的继任者邓攀。

  2015年5月14日,掌趣科技时任CEO、当时的实控人之一叶颖涛,以35.09元/股的价格减持1250万股,套现4.39亿元;同年7月23日,他辞去CEO职位,开启更凶猛的减持潮。

  2015年下半年的股灾,掌趣科技也未能幸免于难,从当年6月16日到7月7日,掌趣科技一度下跌53.4%。叶颖涛辞职的时机,正是掌趣科技股价市值蒸发过半之时。

  当2016年掌趣科技股价缓慢回升后,叶颖涛的大手笔减持又开始。

  因为不在公司任职的缘故,他不再受每年转让股份不超过所持股份25%的限制,从2016年3月到当年7月,叶颖涛3次减持掌趣科技股份2083万股,累计套现6.8亿元。

  叶颖涛离职不到10天,他的搭档、掌趣科技董事长兼总经理姚文彬于同年8月2日辞去公司一切职务,开始更大手笔的减持。

  2015年3月,姚文彬减持1300万股、套现1.39亿元后,他的套现之旅正式开启。

  从那时起,掌趣科技被抛弃的命运便已注定,姚文彬、华谊兄弟、叶颖涛、邓攀等前十大股东与高管们一次次近乎清仓式减持。

  2016年3月,姚文彬再次减持1300万股,套现1.38亿元;两个月后,他两次减持3600万股,4亿人民币落袋为安。此后的3年,姚文彬几乎一致在减持。

  当年3月到7月之间,姚文彬分5次减持9950万股掌趣科技股份,累计套现12.35亿元;2017年6月20日,通过将股掌趣科技股份以8.84元/股的价格,转让给腾讯旗下子公司林芝腾讯,姚文彬套现4.8亿元。2018年3月22日,掌趣科技发布公告,姚文彬以5.79元-5.84元的均价累计减持5515万股,共套现3.21亿元。

  

  ▲掌趣科技股东减持情况统计。

  在一次又一次减持后,姚文彬虽然仍然是掌趣科技第一大股东,但持股比例从19.09%减少至12.06%。据掌趣科技公告统计,4年时间,姚文彬累计通过掌趣科技从股市提款24.6亿元。

  姚文彬和叶颖涛纷纷辞职后一年,从姚文彬手里接过火炬的掌趣科技前董事长邓攀,也撂下挑子。2017年11月29日,掌趣科技公告,邓攀辞去掌趣科技董事长职位;2018年2月,他和姚文彬一样辞去了公司所有职务。

  2018年三季度,他和叶颖涛合计减持了2000万股。掌趣科技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3月,邓攀持股2.20%、仍为掌趣科技第三大股东,到2019年其持股比例下降至1.52%,从第三大股东降为第七大股东。在他离开掌趣科技后的一年内,他抛售了超过1390万股的掌趣科技股份。

  减持,离职,再减持,掌趣科技就这样一步步被公司的高管和大股东抛弃。

  大并购,高股价,大撤退

  从40亿到540亿,再到96亿,是掌趣科技玩了资本,还是资本玩了掌趣科技?

  都不是。

  从一家默默无闻的游戏公司到被捧为“手游第一股”,再到跻身“创业板四大天王”,从40亿市值到攀上540亿的高峰,不过是一个又一个资本故事。

  这是一场盛大的资本游戏,玩家只有那几个人,其他的要么是过客,要么是输家。

  2015年2月16日,停牌半年的掌趣科技复牌,迎接它的是连续6个涨停,因为复牌前掌趣科技宣布以43.04亿元的总价收购晶合思动100%股权、天马时空80%股权、上游信息30%的股权。到2015年3月10日,掌趣科技股价上涨至15.98元,与停牌前的8.27元/股相比,涨幅超过93%。

  资本圈有句笑谈,“华谊兄弟一减持,掌趣科技就宣布并购”;他们没谈及的另一半是,掌趣科技一并购,股价就上涨,大股东和高管就减持。

  第一大股东姚文彬的第一次减持始于掌趣科技的这一波大涨,套现金额为1.39亿元;在这两个月之后,高管叶颖涛减持1250万股,套现4.39亿元。

  同样在2015年,掌趣科技相继入股香港手游开发商Animoca Brands、当时如日中天的二次元网站站Bilibili以及北京大神圈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根据公开资料,在这一短短一年间,掌趣科技花费在收购和投资上的钱为约50亿元。

  对掌趣科技而言,在A股“手游第一股”的光环笼罩下,鲜少有人提及这是一家靠SP发家、不断通过资本并购成长起来的并不那么纯的游戏公司。

  根据掌趣科技招股书,2009年到2011年间,掌趣科技通过自有的“欢畅游戏”平台运营页游的收入,分别占该财年营收的5.45%、8.98%和12.65%。

  2012年5月上市前夕,掌趣科技紧锣密鼓地进行了一系列资本运作。

  2008年7月,掌趣科技先后收购游戏推广公司北京华娱聚友和北京丰尚佳诚,交易对价分别为968万元和842万元;一年后的2009年9月,掌趣科技耗资1502万元收购广州好运;3个月后它再度出手,以560万元的价格收购大连卧龙;2010年9月,以1606万元的价格收购北京福姆乐。

  3年5起并购,为掌趣科技带来了业绩、游戏IP,赋予了掌趣科技游戏研发及运营能力,当然也提高了它的估值。

  2012年5月,成立8年的掌趣科技终于成功登陆创业板,其IPO募集资金为6.5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净募集6亿元,市值40亿元。

  尝到甜头的掌趣科技管理层,上市后更加大刀阔斧地开展并购动作。

  2013年7月,掌趣科技以8.1亿元对价收购游戏开发商动网先锋100%股权,其中2.47亿元以新发行股票支付、5.63亿元以现金支付。后者是《商业大亨》、《寻侠》、《富人国》等游戏的开发者,这起并购让掌趣科技的页游研发能迅速增强。

  2014年6月,掌趣科技以17.39亿收购游戏公司玩蟹科技100%股权,其中7.676亿元以现金支付,9.714亿元以发行新股支付。并购不到一年,玩蟹科技团队便为掌趣科技推出明星游戏《拳皇98终极之战》。

  以同样的方式,掌趣科技先后并购上游信息和天马时空。不完全统计,上市5年时间,掌趣科技进行了不下11起并购。

  

  ▲掌趣科技通过并购,拥有众多子公司。

  一次次并购,让掌趣科技的业绩呈几何数增长,2018年掌趣科技实现营收19.7亿元,上市前的2011年,这一数字金1836万元。增长得更快的,其实是掌趣科技的市值,2015年并购晶合思动等标的的消息出来后不久,掌趣科技的市值达到540亿元,是上市时的13.5倍。

  “我不是为了钱。”掌趣科技的高光时刻,姚文彬信誓旦旦。但2015年,他改变想法,大手笔减持撤退。

  也许是因为从40亿到540亿,蛋糕已经“买”得足够大了,也许是一味因为靠并购撑起来的市值,恰如沙上建塔。

  掌趣科技的商誉从2012年底的2151万元逐年暴增,到2015年底其商誉值达到56亿元,占其净资产的比重达87.2%。

  

  ▲掌趣科技因并购一度商誉大增。

  不得不说,华谊兄弟、姚文彬、邓攀等掌趣科技的大股东,撤退的时机都刚刚好。当商誉雷爆破之际,也就是掌趣科技的股价狂泻、市值蒸发之时,掌趣科技的股价一路向下,2016年11月后再未超过11元(前复权价)。

  2019年8月29日,掌趣科技收跌于3.5元/股,其市值只有剩下96.5亿元。这场资本游戏就此结束了么?

  掌趣科技输了么?或许,它的使命完成得刚刚好。据公开报道,姚文彬、叶颖涛、邓攀以及华谊兄弟等掌趣科技大股东,在通过资本运作拉高股价后,减持股票获得的资金超过60亿。96.5亿元与540亿元之间,隔着7.4个60亿。

  赢家还有那些将公司卖给掌趣科技的老板们,比如动网先锋的创始人宋海波、玩蟹科技的叶凯、上游信息的刘智君以及天马时空的刘惠城和邱袓光。

  2015年,宋海波仍是掌趣科技的第六大股东,但他仅在2016年上半年便减持1440万股,如今已从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

  刘惠城依然在掌趣科技任职,如今是这家公司的一把手,但2017年二季度他减持1314.50万股,三季度再次减持3464.50万股,累计减持近4800万股,近乎清仓式减持,套现数亿元。

  掌趣科技何去何从?

  2018年,掌趣科技亏损30.51亿元,计提商誉减值33.8亿。截至2019年8月29日,掌趣科技的商誉仍有20.11亿元,占其净资产比例为36.61%。而更大的问题是,掌趣科技先前疯狂收购的标的,盈利造血能力堪忧。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商务、内容合作,请联系小冕。

  ?无冕财经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现已覆盖今日头条、搜狐财经、网易财经、凤凰新闻、一点资讯、新浪财经头条号、新浪微博、UC头条、百家号、企鹅号、雪球号、蚂蚁财富号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