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德国每年警察暴力伤害案过万起,为官方统计5倍

创业故事 阅读(812)

2019-09-18 14: 24: 45观察者网络

[编译/观察员网络郭涵]

根据德国的最新研究,该国警察有大量过度使用暴力的案件,而且已被统计的投诉数大部分已丢失。

DPA周二报道说,一项名为“警察的人身伤害”的研究估计,德国官方统计数据表明,每年约有2,000起有关警察暴力的投诉,但至少没有记录10,000起事件。是官方统计的5倍。

此外,已知投诉中只有7%被提出或受到了刑事处罚,而绝大多数则没有。

2017年7月,德国警察在汉堡G20峰会期间逮捕了示威者

这项研究是由波鸿鲁尔大学犯罪学教授Tobias Singelnstein发起的。调查人员采访了近3400名声称遭受过警察暴力的受访者,他们的平均年龄超过26岁,其中72%是男性。 16%具有移民背景。

55%的受访者承认在政治活动中遭受过警察暴力; 71%遭受轻度和中度身体暴力; 19%患有骨折或脑震荡。受影响的主要人群是球迷和左派。

该研究指出,检察官每年将处理2,000起投诉并调查近4,000名警官。但最终只有7%的人被提起诉讼或受到刑事处罚,而69%的投诉由于证据不足而丢失。

去年9月,德国警察在柏林拍摄了照片,逮捕了一名偷自行车的黑人,在此期间他殴打并踢了他

调查人员发现,大多数人没有选择抱怨,因为他们认为这样做不会对警察造成任何后果。此外,受害者很多时候无法识别警察;有些支持者还担心律师会成为被告而放弃了律师的建议。

当被问及采访是否会夸大针对警察的指控时,辛格斯坦因否认了这一点,并透露受访者表现出“极大的不愿和恐惧”。

他还说,这是对德国警察的暴力行为的首次研究。当前的中期报告是从受害人的角度出发的,下一阶段将侧重于警察和律师的角度。

研究赞助商Singer Stein教授

德国警察联盟(GdP)对研究结果提出质疑,并要求“公平澄清”,并认为有关警察的投诉不是“机构失败”,而应归咎于检察官。

联盟主席奥利弗马尔乔(Oliver Malchow)指出,如果没有人相信国家可以公平,依法处理这些投诉,那也会造成问题。

2015年6月,德国媒体报道说,一名警察殴打了两名移民,但被同事们保密,并质疑德国警察的内部文化。

根据《德国刑法典》,如果警察未能立即举报同事的违规行为,将对司法机关构成障碍,最高可判处5年徒刑。事发后,联邦警察决定在内部建立一个“特别投诉办公室”,但其独立性受到质疑。

最右派的“身份运动”被德国警察逮捕,发现左翼分子更容易遭受警察的暴力行为。

目前,只有巴伐利亚州,不来梅州和汉堡州设有调查警察暴力行为的机构,但它们都是地方内政部的一部分。

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2019年报告称,德国仍无法在联邦和州两级建立警察行为监测机制,对此表示关注。

另一方面,近年来针对德国警方的袭击也有所增加。根据德国政府的官方统计,从2013年到2017年,被袭击的警察案件数量增加了22%,从3710起增加到4527起。

同时,德国社会对警察仍保持高度信任。根据2017年《亮点》周刊的一项调查,88%的受访者对警察有信心,高于医生(80%)、总理(57%)和纸媒(40%)。信任。

本文为观察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编译/观察家网郭涵]

根据德国的最新研究,该国警察过度使用暴力的案件数量众多,被统计的投诉数量大多丢失。

民进党周二报道称,一项题为“警察人身伤害”的研究估计,德国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每年约有2000起警察暴力投诉,但至少有1万起事件没有记录在案。是官方数据的5倍。

此外,在已知的投诉中,只有7%被提起诉讼或受到刑事处罚,绝大多数没有受到处罚。

0x251C

2017年7月,德国警方在汉堡20国集团峰会期间逮捕了示威者

这项研究是由波鸿鲁尔大学犯罪学教授托比亚斯辛格斯坦发起的。调查人员采访了近3400名自称遭受过警察暴力的受访者,平均年龄超过26岁,其中72%是男性。16%有移民背景。

55%的受访者承认在政治活动中遭受过警察暴力; 71%遭受轻度和中度身体暴力; 19%患有骨折或脑震荡。受影响的主要人群是球迷和左派。

该研究指出,检察官每年将处理2,000起投诉并调查近4,000名警官。但最终只有7%的人被提起诉讼或受到刑事处罚,而69%的投诉由于证据不足而丢失。

去年9月,德国警察在柏林拍摄了照片,逮捕了一名偷自行车的黑人,在此期间他殴打并踢了他

调查人员发现,大多数人没有选择抱怨,因为他们认为这样做不会对警察造成任何后果。此外,受害者很多时候无法识别警察;有些支持者还担心律师会成为被告而放弃了律师的建议。

当被问及采访是否会夸大针对警察的指控时,辛格斯坦因否认了这一点,并透露受访者表现出“极大的不愿和恐惧”。

他还说,这是对德国警察的暴力行为的首次研究。当前的中期报告是从受害人的角度出发的,下一阶段将侧重于警察和律师的角度。

研究赞助商Singer Stein教授

德国警察联盟(GdP)对研究结果提出质疑,并要求“公平澄清”,并认为有关警察的投诉不是“机构失败”,而应归咎于检察官。

联盟主席奥利弗马尔乔(Oliver Malchow)指出,如果没有人相信国家可以公平,依法处理这些投诉,那也会造成问题。

2015年6月,德国媒体报道说,一名警察殴打了两名移民,但被同事们保密,并质疑德国警察的内部文化。

根据《德国刑法典》,如果警察未能立即举报同事的违规行为,将对司法机关构成障碍,最高可判处5年徒刑。事发后,联邦警察决定在内部建立一个“特别投诉办公室”,但其独立性受到质疑。

最右派的“身份运动”被德国警察逮捕,发现左翼分子更容易遭受警察的暴力行为。

目前,只有巴伐利亚州,不来梅州和汉堡州设有调查警察暴力行为的机构,但它们都是地方内政部的一部分。

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9年报告说,德国仍然无法建立联邦和州两级的警察行为监控机制,对此感到关注。

另一方面,近年来对德国警察的袭击也有所增加。根据德国政府的官方统计,从2013年到2017年,袭击警察的案件数量增加了22%,从3,710增至4,527。

同时,德国社会仍然对警察保持高度信任。根据《亮点》2017年每周进行的一项调查,有88%的受访者对警察充满信心,高于医生(80%),总理(57%)和纸质媒体(40%)的信心。信任。

本文是观察者网络的独家手稿,未经授权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