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红楼梦》影响,演员有不能演戏,有不会笑的,有不会走路的

创业指导 阅读(1875)

  有一种效应叫罗森塔尔效应,一种社会心理效应,指教师对学生的殷切希望,能戏剧性地收到预期效果的现象。

  这是由美国心理学家罗森塔尔于1968年通过实验发现。一般而言,这种效应主要是因为教师对高成就者和低成就者,分别期望不同的行为,并以不同的方式对待他们,从而维持了他们原有的行为模式。也就是说,罗森塔尔随机挑选的,称之为的好学生,在老师的鼓励和期望下,实际上真的变得越来越优秀。所以,人们把这种由他人的期望和热爱,而导致预言成真的情况,称为自我实现预言。

  87版《红楼梦》成就了一批红楼人,一入红楼,终生不醒。这批演员,在剧组同吃同住,近三年的时间,研读原著,分析人物,让自己沉浸在角色的世界中,感受着角色的喜怒哀乐,和角色合二为一。就像多年后邓婕所言,时间久了,大家穿上戏服,往哪里一站,不用演,她就是剧中的那个人了。

  

  可见,潜移默化的力量有多大。方法派导演导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认为,“角色就是演员,演员就是角色,演员在表演时应该没有表演痕迹”。也就是说要求演员必须从自我出发,让自己变成角色,一切都是本我的下意识反应。

  这样的演员,在内心深处充分认同角色,让角色的灵魂附身,形成一种催眠意识,让自己向角色靠拢,走进角色的世界,塑造出来的角色浑然天成,没有任何表演痕迹。但同时,这样的演员,往往跳不出角色,或者说跳不出戏。

  87版《红楼梦》导演王扶林在寻找演员时,就是想找这样的演员,要没有演戏经验,但本身形象气质非常符合角色的人,这样的人就能自发地对特定场景做出反应,做到最真实的表演。

  

  所以,在拍完87版《红楼梦》后,很多演员依旧沉浸在戏中,影响巨大,有人不会笑了,有人不会走了,有人因为认同改了名字,还有人更离谱,居然不会演戏了,很多人的人生轨迹,甚至和剧中角色有着高度的相似,不得不让人感叹选角的玄妙。

  那么,让我们看一下印象最深的几位演员。

  第一,孙梦泉。

  孙梦泉是剧中李纨的扮演者,是金陵十二钗之一,存在感并不是很强。李纨青春守寡,心如枯槁,在众位姐妹中很安静,该说话的时候不多说一句,不该说话的时候,绝不说一句。李纨似乎并没有什么性格特点,典型的一个好人形象。

  

  开始,周月是李纨的扮演者,因为乐韵的退出,尤三姐角色空缺,周月请求王扶林演尤三姐,于是,李纨就没人选了。这时候,有人向王导推荐了孙梦泉,王导觉得孙梦泉从年龄感和个人生活上,都很符合李纨这个角色,还有丰富的表演经验。于是,王导决定由孙梦泉来饰演李纨。

  李纨的戏份很少,人物比较淡,表演起来要拿捏有度。孙梦泉认真分析李纨的心态和心理变化,做足功课,朗读背诵诗词歌赋,让自己慢慢靠近李纨的那份优雅和淡然。她反复告诉自己,要沉住气,不是演,不要装,自己就是李纨,李纨就是自己。

  

  就这样,孙梦泉慢慢的走进李纨的世界,李纨很少笑,孙梦泉就让自己一直郁郁寡欢,站在人群中,一眼就可以感觉出她就是李纨。一直沉浸在这样的情绪中,孙梦泉感觉身体变得很差,走楼梯都会感觉有气无力。

  拍完《红楼梦》,孙梦泉感觉自己都不会笑了,起路还是像之前一样,特别的费劲,依旧沉浸在李纨的状态中。之后很长时间,孙梦泉想办法慢慢调整,让自己走出李纨的世界。

  第二,张莉。

  张莉在剧中饰演女二号薛宝钗,原本张莉并无缘宝钗,定角的时候,宝钗组的三个候选人成梅,袁玫,郭霄珍,都不符合王扶林心目中的宝钗。周岭提出张莉试一下,上妆后的张莉,往镜头前一站,活脱脱就是“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的宝姐姐。于是,张莉从小丫环一下子变成了薛宝钗。

  

  张莉父母都是成都市的政府干部,张莉从小生活在传统家庭中,家教很严格,说话谨慎,沉稳大气,含而不露,很有涵养,从不生气,这点和宝钗很相似。

  特别是当初夏明辉去剧团借调张莉的时候,当时借调很严格,夏老师谎称因为看了张莉跳舞,觉得她适合角色。团长问,张莉跳舞在第几排?夏明辉目瞪口呆,一旁的张莉淡定地从桌子底下伸出两根手指,夏明辉赶紧说,第二排,这才解了围。

  张莉淡然若定,若无其事坐着的样子,与宝钗偷听小红和坠儿的悄悄话,被发现后,她从容说自己是在追赶黛玉的情景,何其相似。三年的拍摄,张莉和宝姐姐融为一体,塑造了一个经典的艺术形象。

  

  拍完《红楼梦》后,张莉居然不会走路了,走起路来依旧还是“宝姐姐”的样子,很多人都笑她,这让她不得不重新学习现代人怎么走路,直到张莉出国留学,还有同学调侃她走路还是“宝姐姐”的样子。

  第三,不能演戏。

  87版《红楼梦》影响最严重的,也是对角色认同最深的,那就是男女主角,欧阳奋强和陈晓旭。宝黛是两人的演技巅峰,特别是陈晓旭,出道即巅峰,宝黛的形象深入人心。

  拍完《红楼梦》后,欧阳奋强再也没演戏,而是转身幕后,做了导演。虽然欧阳奋强做导演,几乎拿遍了国内所有的奖项,但在大众眼里,他最大的成就,还是塑造了“宝二爷”,直到今天,他在各个平台的名字,依旧是“欧阳宝玉”。

  

  这一生,欧阳奋强都没能“贾宝玉”的光环,就算他做导演拿的奖项再多,也没有贾宝玉让大众刻骨铭心。就像欧阳奋强所言,自己有三流演员的能力,却有一流演员的运气,有一流导演的能力,却只有三流导演的运气。

  同样,陈晓旭在演完林黛玉后,又接拍了一部《家春秋》,在剧中饰演梅表姐。林黛玉的形象,太深入人心,她饰演的梅表姐,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活生生就是林妹妹穿越到了民国,她身上全是林黛玉的痕迹。

  

  演完《家春秋》之后,陈晓旭再也没接到任何戏,没人敢找她了,因为她已经不只是陈晓旭,而是林黛玉的化身。在三年无戏可拍后,陈晓旭只好转身,投入到商海中。她的聪慧和眼光,让她很快在广告界崭露头角,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做董事长。

  只是,这一生,提起陈晓旭,不管她广告界事业有多成功,大众记得的依旧是她就是林黛玉。陈晓旭之后,再无林黛玉。陈晓旭香消玉殒后,大家说,天堂多了陈晓旭,世间再无林妹妹。

  还有改名的演员,张静林在饰演晴雯后,把自己的名字改成晴雯,姬培杰饰演妙玉,把名字改成姬玉,同样是出于对角色的认同和喜欢。

  

  因为对角色认同,加上拍摄的时间够长,很多演员,特别是主演,很难从戏中走出来。选角真是一门玄学,剧中很多演员,之后的人生道路,和剧中的角色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让我们不得不感叹87版《红楼梦》影响之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