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仙吟04远林堂口

创业资讯 阅读(745)
?

  文/花间方壶(洛尘摩诘)

  ——上一章 03——

  楚泠打算先去镇上探探。

  遥方镇是离天都最近的繁华大镇。

  云溪道长说过,遥方镇有一个楚门的堂口,不过都是十分江湖的楚门外系,人不多却鱼龙混杂。

  能不能求得援助,就让人带她去楚门,要看楚泠自己的了。若是不成,便继续向东行进。

  “你寻我?”

  陈夏燃从另一侧走来,手里提着一油纸包。

  他看向楚泠青稚的面容和小身板,昨夜看不清,没想到年纪如此小。

  楚泠十四岁,身量已然在同龄人中算是高挑。可如今扮作男子,面容稚嫩,少不得被人看低年纪。

  陈夏燃闻到皂角的味道,心中一柔。

  “去厅堂罢,我买了这里有名的汤包。”

  两人临窗而坐,叫上一壶茶。

  “我打算歇一日,明日离开。楚兄,做个打算?”

  既然他对楚门敬畏,楚泠没有隐瞒,扯着楚门的大旗就道:“某不急着走,城镇山川皆是游历。我要去寻自家堂口。”

  陈夏燃看着眼前的小书生硬要扮大人的姿态,决意帮上一帮。

  他回忆着此地的江湖人,有些不屑:“楚门的堂口不多。遥方镇的算是较远的一个,故而难免不受楚门约束,匪气重些。”

  他说得含蓄,不过楚泠明白。

  这点云溪道长说过,可云溪道长不是楚门嫡系,又是出尘之人,所知不多,只能给她略微指点方向。

  楚泠好奇他的不屑:“陈兄不是江湖中人?或许更厉害些?”她盯着他脸上浅浅的抓伤笑。

  别以为他听不出她话中的戏谑,陈夏燃一口吞掉汤包挑眉:“小书生,你可是皮痒了?”

  不过眼前的小书生却是一身劲装,没有书生气,眉眼依旧温润。

  楚泠发现这暖阳的冬日比起暗夜更适合他,他不如一般武者那么壮硕,却矫健昂扬,剑眉星目,面容舒朗,一笑如暖阳。

  楚泠不自觉地面色微红又嗔恼。

  又不是她阿兄,长这么好看作甚?

  最可恶的是还嘿嘿呵呵地笑起来。

  “你个小身板,多吃点。”

  陈夏燃见她要恼,嬉笑着将案上仅剩一只的汤包没有诚意地往前推。

  楚泠默然,眨了眨眼,捻起那唯一的汤包,咬上一小口。

  陈夏燃等着她嘬一口汤汁,问好不好吃,却见她抬头高声喊小二。

  小二早就注意到了那大中午只点一壶茶的两个吝啬鬼,扬起笑容忙来招呼。

  “那桌的蒸糕看着不错。”楚泠看着斜角的那桌。

  小二一喜,热络地接道:“那是梅花糕,甜豆沙馅的,客官要不要来一份?”

  楚泠点头又道:“再来一笼包子和米粥,挑好的上。”她看向陈夏燃指了指,又瞥向别处,“对了,给这位大侠来一碗猪脑花。”

  陈夏燃一愣,侧头看向楚泠视线所及的地方,杯盘轻敲。

  那猪脑花中香葱和麻油的香味还真诱人。

  “好嘞!”

  楚泠低头嘬着汤包的汁水,眉眼弯弯,笑对陈夏燃道:“味道不错。”

  菜很快上齐,陈夏燃捧着那碗猪脑花,尝了两口,一边想着这小书生怎么会给他点了猪脑花。

  一勺脑花在嘴边顿住,他嘴角抽了抽,不知是该放下还是吞下。

  眼前的人笑得温柔,还在问:“我选的不错罢!”

  这个口蜜腹剑的小书生!

  “既然来了这里,还是去探探罢。”楚泠道。

  陈夏燃回过神,才想起她是说楚门堂口。

  “我大致知道在哪儿,一会儿与你同去。”

  两人一拍即合,蒙头开吃。

  楚泠可一整日没有吃东西了,陈夏燃则被追杀了两日,颗粒未进又精疲力竭。

  两人又点了些吃食,吃饱喝足出门去,一路往西。

  遥方镇的西街,江湖中人往来频繁之地。

  两人走入小巷,找到一家小酒馆,楚泠要了一壶浊酒,向小二打听楚门的堂口。

  这不只是询问,也是有告知众人之意。

  陈夏燃眯眼看着四周,众人的反应不一大多没有什么兴趣。

  也是,冒楚门之名的人大有人在,大家对此已见怪不怪了。

  他为何就如此相信?

  大概是因为她那剑法吧……

  楚泠并不喜欢那浊酒,见陈夏燃放下碎银子眼神示意,赶忙弃了杯盏随他离开。

  楚门堂口远林堂紧邻城墙,堂中人并不多。其主人是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名唤高域,入赘楚家,为人十分仗义。其妻过世后,带着父亲和儿子驻守此地堂口。

  楚泠看到远林堂那老旧的牌匾,上前拱手问起这里的当家人。

  门前的小厮见着两人身背刀剑,是同道中人,略想片刻道:“当家的不在,两位可要见见老爷子?”

  两人被迎了进去,径直走向前厅。

  楚泠四下望去,远林堂前院花草繁密,两个短打麻衣的侍从在修剪花草,廊下还半卧着一个广袖男子饮酒赏花。

  “不知的人还以为这里是文人雅士之所。”陈夏燃抿了一口茶笑道。

  楚泠点头,看向花木葱葱的视线收回,打量着厅堂。

  良久,一个眉须微白的老汉走来:“老朽高唐,乃远林堂堂主之父。”

  楚泠赶忙见礼:“某从天都而来,欲往楚门访亲,路过此间特来拜访。”

  “哦?访亲?”高唐一听,身子前倾,看着眼前两个少年人,心中思索着这话应是不假。

  “原来也是楚门中人?我等可能还是远亲哩!”

  “小子只是楚门旁系罢了。”楚泠笑得谦逊,“多年在外求学,功夫落下不少,不敢称楚门中人。”

  “不知小友是哪一支的?”

  “祖父楚褐,高老爷子识得?”楚泠心中忐忑,面皮笑得僵硬。

  幸好云溪道长安排了个身份给她,不然就露馅了!

  高唐摇头抚须叹道:“这里离楚门远得很,哪里识得高人?”

  不识就好……

  “祖父是门主那一脉的。”楚泠稍稍解释,话头转到正题上,“当初小子从楚地到天都的时候还小,如今要独自归去,那来路却有些模糊。”

  高唐听到“门主”二字慎重起来,他听懂了她的言下之意:“某来此地近十年,也在这周遭行走,没有去过楚门。你们若要打探,不如等阿域归来。”

  意料之中的答案,楚泠与陈夏燃对视一眼。

  高唐笑道:“你们若是着急,可去杏花酒馆寻他。”

  楚泠恭敬笑问:“多谢高老爷子,我等这就去。”

  两人与高唐告别,随一旁的小厮离开。

  楚泠瞥见那立在不远处的广袖男子,视线相交,她颔首作礼,心下顿有奇异之感又觉亲切,不禁多看了几眼。

  “走罢。”

  陈夏燃催促,楚泠才急忙跟上。

  跨出远林堂的门,楚泠还思索着那个男子。

  陈夏燃见状问:“怎么了?”

  楚泠抿唇想不出所以然:“没什么……那人……有些与众不同。”

  她想不出便抛诸脑后。

  两人走在街头,楚泠看着人流如织,叫卖声络绎不绝有些感叹。

  “这里竟比天都还要热闹。”

  陈夏燃接道:“此地往来商贩颇多,很是热闹。天都帝王之城,已然要华贵肃穆得多。”

  他一步踏到楚泠面前站定,正经地一咳:“记着了!某出身将帅世家,可不是那些所谓的江湖游侠地痞!”

  楚泠嗳了一声又恍然,他动武的时候干练极了,的确是兵将之姿。

  她却道:“游侠怎么你了,某就觉得挺好的!”

  “某”字咬得真切,大有一报换一报之意。

  从前阿娘总与她说江湖之事,楚泠可是向往得紧。

  陈夏燃不知哪儿又惹恼了这小书生,追上快步走的楚泠。

  他摸了摸鼻子恍然,转而挑眉笑:“就你这小身板还想着当大侠?不如跟着我,我罩着你!”

  楚泠瞪了他一眼,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像自家宅子邻街的那帮纨绔子弟。

  她转而想到将帅家族并不多,要么在天都王上跟前镇守,要么远在边关震慑外敌。

  陈姓……

  “镇远将军?”

  楚泠疑问地出口,陈夏燃被一唬,霎时不动了。

  下一瞬,他一把扯着楚泠的衣襟,一指抵在楚泠唇上。

  “别声张!”

  柔软的触感温润让陈夏燃心头一跳,耳畔也好像与皮糙肉厚又满身酸臭的兵将不同。

  还没等他思索清楚,楚泠就大力推开他。

  她脸色微红,眉头拧在一起,粗声粗气地道:“动手动脚作甚!好好说话!”

  陈夏燃算是与她杠上了,一把搂过她的肩走着,凑下头小声与她说:“楚兄眼光不错!一下就看出了我的来处!”

  她听出陈夏燃话语中藏不住的欣喜和自傲,那手掌还拍着楚泠的上臂,勒得慌。

  陈将军中正凌然,兵法卓绝,还给《武韬》做过详尽的注解。

  父亲对陈将军极其赞誉,家中书阁便有那手抄本,只是如今恐怕已葬身那火海了。

  没想到,陈将军的子侄这么……

  陈夏燃见楚泠兴趣缺缺作罢,转而问起天都城的近况。

  楚泠随意挑了些事说,什么哪个考生金榜题名被当街抢回家,什么红阁花魁那小娘子多么漂亮。

  陈夏燃拧眉,打断了楚泠的胡搅蛮缠:“谁要管红阁有什么,我是说天都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比如说,自家父亲在知道自己逃了后有何反应?

  楚泠扯出一丝苦笑,大事?不就是张家吗?

  ——下一章 05——

  96

  雒尘摩诘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6

  2019.07.25 15:42*

  字数 3098

  文/花间方壶(洛尘摩诘)

  ——上一章 03——

  楚泠打算先去镇上探探。

  遥方镇是离天都最近的繁华大镇。

  云溪道长说过,遥方镇有一个楚门的堂口,不过都是十分江湖的楚门外系,人不多却鱼龙混杂。

  能不能求得援助,就让人带她去楚门,要看楚泠自己的了。若是不成,便继续向东行进。

  “你寻我?”

  陈夏燃从另一侧走来,手里提着一油纸包。

  他看向楚泠青稚的面容和小身板,昨夜看不清,没想到年纪如此小。

  楚泠十四岁,身量已然在同龄人中算是高挑。可如今扮作男子,面容稚嫩,少不得被人看低年纪。

  陈夏燃闻到皂角的味道,心中一柔。

  “去厅堂罢,我买了这里有名的汤包。”

  两人临窗而坐,叫上一壶茶。

  “我打算歇一日,明日离开。楚兄,做个打算?”

  既然他对楚门敬畏,楚泠没有隐瞒,扯着楚门的大旗就道:“某不急着走,城镇山川皆是游历。我要去寻自家堂口。”

  陈夏燃看着眼前的小书生硬要扮大人的姿态,决意帮上一帮。

  他回忆着此地的江湖人,有些不屑:“楚门的堂口不多。遥方镇的算是较远的一个,故而难免不受楚门约束,匪气重些。”

  他说得含蓄,不过楚泠明白。

  这点云溪道长说过,可云溪道长不是楚门嫡系,又是出尘之人,所知不多,只能给她略微指点方向。

  楚泠好奇他的不屑:“陈兄不是江湖中人?或许更厉害些?”她盯着他脸上浅浅的抓伤笑。

  别以为他听不出她话中的戏谑,陈夏燃一口吞掉汤包挑眉:“小书生,你可是皮痒了?”

  不过眼前的小书生却是一身劲装,没有书生气,眉眼依旧温润。

  楚泠发现这暖阳的冬日比起暗夜更适合他,他不如一般武者那么壮硕,却矫健昂扬,剑眉星目,面容舒朗,一笑如暖阳。

  楚泠不自觉地面色微红又嗔恼。

  又不是她阿兄,长这么好看作甚?

  最可恶的是还嘿嘿呵呵地笑起来。

  “你个小身板,多吃点。”

  陈夏燃见她要恼,嬉笑着将案上仅剩一只的汤包没有诚意地往前推。

  楚泠默然,眨了眨眼,捻起那唯一的汤包,咬上一小口。

  陈夏燃等着她嘬一口汤汁,问好不好吃,却见她抬头高声喊小二。

  小二早就注意到了那大中午只点一壶茶的两个吝啬鬼,扬起笑容忙来招呼。

  “那桌的蒸糕看着不错。”楚泠看着斜角的那桌。

  小二一喜,热络地接道:“那是梅花糕,甜豆沙馅的,客官要不要来一份?”

  楚泠点头又道:“再来一笼包子和米粥,挑好的上。”她看向陈夏燃指了指,又瞥向别处,“对了,给这位大侠来一碗猪脑花。”

  陈夏燃一愣,侧头看向楚泠视线所及的地方,杯盘轻敲。

  那猪脑花中香葱和麻油的香味还真诱人。

  “好嘞!”

  楚泠低头嘬着汤包的汁水,眉眼弯弯,笑对陈夏燃道:“味道不错。”

  菜很快上齐,陈夏燃捧着那碗猪脑花,尝了两口,一边想着这小书生怎么会给他点了猪脑花。

  一勺脑花在嘴边顿住,他嘴角抽了抽,不知是该放下还是吞下。

  眼前的人笑得温柔,还在问:“我选的不错罢!”

  这个口蜜腹剑的小书生!

  “既然来了这里,还是去探探罢。”楚泠道。

  陈夏燃回过神,才想起她是说楚门堂口。

  “我大致知道在哪儿,一会儿与你同去。”

  两人一拍即合,蒙头开吃。

  楚泠可一整日没有吃东西了,陈夏燃则被追杀了两日,颗粒未进又精疲力竭。

  两人又点了些吃食,吃饱喝足出门去,一路往西。

  遥方镇的西街,江湖中人往来频繁之地。

  两人走入小巷,找到一家小酒馆,楚泠要了一壶浊酒,向小二打听楚门的堂口。

  这不只是询问,也是有告知众人之意。

  陈夏燃眯眼看着四周,众人的反应不一大多没有什么兴趣。

  也是,冒楚门之名的人大有人在,大家对此已见怪不怪了。

  他为何就如此相信?

  大概是因为她那剑法吧……

  楚泠并不喜欢那浊酒,见陈夏燃放下碎银子眼神示意,赶忙弃了杯盏随他离开。

  楚门堂口远林堂紧邻城墙,堂中人并不多。其主人是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名唤高域,入赘楚家,为人十分仗义。其妻过世后,带着父亲和儿子驻守此地堂口。

  楚泠看到远林堂那老旧的牌匾,上前拱手问起这里的当家人。

  门前的小厮见着两人身背刀剑,是同道中人,略想片刻道:“当家的不在,两位可要见见老爷子?”

  两人被迎了进去,径直走向前厅。

  楚泠四下望去,远林堂前院花草繁密,两个短打麻衣的侍从在修剪花草,廊下还半卧着一个广袖男子饮酒赏花。

  “不知的人还以为这里是文人雅士之所。”陈夏燃抿了一口茶笑道。

  楚泠点头,看向花木葱葱的视线收回,打量着厅堂。

  良久,一个眉须微白的老汉走来:“老朽高唐,乃远林堂堂主之父。”

  楚泠赶忙见礼:“某从天都而来,欲往楚门访亲,路过此间特来拜访。”

  “哦?访亲?”高唐一听,身子前倾,看着眼前两个少年人,心中思索着这话应是不假。

  “原来也是楚门中人?我等可能还是远亲哩!”

  “小子只是楚门旁系罢了。”楚泠笑得谦逊,“多年在外求学,功夫落下不少,不敢称楚门中人。”

  “不知小友是哪一支的?”

  “祖父楚褐,高老爷子识得?”楚泠心中忐忑,面皮笑得僵硬。

  幸好云溪道长安排了个身份给她,不然就露馅了!

  高唐摇头抚须叹道:“这里离楚门远得很,哪里识得高人?”

  不识就好……

  “祖父是门主那一脉的。”楚泠稍稍解释,话头转到正题上,“当初小子从楚地到天都的时候还小,如今要独自归去,那来路却有些模糊。”

  高唐听到“门主”二字慎重起来,他听懂了她的言下之意:“某来此地近十年,也在这周遭行走,没有去过楚门。你们若要打探,不如等阿域归来。”

  意料之中的答案,楚泠与陈夏燃对视一眼。

  高唐笑道:“你们若是着急,可去杏花酒馆寻他。”

  楚泠恭敬笑问:“多谢高老爷子,我等这就去。”

  两人与高唐告别,随一旁的小厮离开。

  楚泠瞥见那立在不远处的广袖男子,视线相交,她颔首作礼,心下顿有奇异之感又觉亲切,不禁多看了几眼。

  “走罢。”

  陈夏燃催促,楚泠才急忙跟上。

  跨出远林堂的门,楚泠还思索着那个男子。

  陈夏燃见状问:“怎么了?”

  楚泠抿唇想不出所以然:“没什么……那人……有些与众不同。”

  她想不出便抛诸脑后。

  两人走在街头,楚泠看着人流如织,叫卖声络绎不绝有些感叹。

  “这里竟比天都还要热闹。”

  陈夏燃接道:“此地往来商贩颇多,很是热闹。天都帝王之城,已然要华贵肃穆得多。”

  他一步踏到楚泠面前站定,正经地一咳:“记着了!某出身将帅世家,可不是那些所谓的江湖游侠地痞!”

  楚泠嗳了一声又恍然,他动武的时候干练极了,的确是兵将之姿。

  她却道:“游侠怎么你了,某就觉得挺好的!”

  “某”字咬得真切,大有一报换一报之意。

  从前阿娘总与她说江湖之事,楚泠可是向往得紧。

  陈夏燃不知哪儿又惹恼了这小书生,追上快步走的楚泠。

  他摸了摸鼻子恍然,转而挑眉笑:“就你这小身板还想着当大侠?不如跟着我,我罩着你!”

  楚泠瞪了他一眼,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像自家宅子邻街的那帮纨绔子弟。

  她转而想到将帅家族并不多,要么在天都王上跟前镇守,要么远在边关震慑外敌。

  陈姓……

  “镇远将军?”

  楚泠疑问地出口,陈夏燃被一唬,霎时不动了。

  下一瞬,他一把扯着楚泠的衣襟,一指抵在楚泠唇上。

  “别声张!”

  柔软的触感温润让陈夏燃心头一跳,耳畔也好像与皮糙肉厚又满身酸臭的兵将不同。

  还没等他思索清楚,楚泠就大力推开他。

  她脸色微红,眉头拧在一起,粗声粗气地道:“动手动脚作甚!好好说话!”

  陈夏燃算是与她杠上了,一把搂过她的肩走着,凑下头小声与她说:“楚兄眼光不错!一下就看出了我的来处!”

  她听出陈夏燃话语中藏不住的欣喜和自傲,那手掌还拍着楚泠的上臂,勒得慌。

  陈将军中正凌然,兵法卓绝,还给《武韬》做过详尽的注解。

  父亲对陈将军极其赞誉,家中书阁便有那手抄本,只是如今恐怕已葬身那火海了。

  没想到,陈将军的子侄这么……

  陈夏燃见楚泠兴趣缺缺作罢,转而问起天都城的近况。

  楚泠随意挑了些事说,什么哪个考生金榜题名被当街抢回家,什么红阁花魁那小娘子多么漂亮。

  陈夏燃拧眉,打断了楚泠的胡搅蛮缠:“谁要管红阁有什么,我是说天都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比如说,自家父亲在知道自己逃了后有何反应?

  楚泠扯出一丝苦笑,大事?不就是张家吗?

  ——下一章 05——

  文/花间方壶(洛尘摩诘)

  ——上一章 03——

  楚泠打算先去镇上探探。

  遥方镇是离天都最近的繁华大镇。

  云溪道长说过,遥方镇有一个楚门的堂口,不过都是十分江湖的楚门外系,人不多却鱼龙混杂。

  能不能求得援助,就让人带她去楚门,要看楚泠自己的了。若是不成,便继续向东行进。

  “你寻我?”

  陈夏燃从另一侧走来,手里提着一油纸包。

  他看向楚泠青稚的面容和小身板,昨夜看不清,没想到年纪如此小。

  楚泠十四岁,身量已然在同龄人中算是高挑。可如今扮作男子,面容稚嫩,少不得被人看低年纪。

  陈夏燃闻到皂角的味道,心中一柔。

  “去厅堂罢,我买了这里有名的汤包。”

  两人临窗而坐,叫上一壶茶。

  “我打算歇一日,明日离开。楚兄,做个打算?”

  既然他对楚门敬畏,楚泠没有隐瞒,扯着楚门的大旗就道:“某不急着走,城镇山川皆是游历。我要去寻自家堂口。”

  陈夏燃看着眼前的小书生硬要扮大人的姿态,决意帮上一帮。

  他回忆着此地的江湖人,有些不屑:“楚门的堂口不多。遥方镇的算是较远的一个,故而难免不受楚门约束,匪气重些。”

  他说得含蓄,不过楚泠明白。

  这点云溪道长说过,可云溪道长不是楚门嫡系,又是出尘之人,所知不多,只能给她略微指点方向。

  楚泠好奇他的不屑:“陈兄不是江湖中人?或许更厉害些?”她盯着他脸上浅浅的抓伤笑。

  别以为他听不出她话中的戏谑,陈夏燃一口吞掉汤包挑眉:“小书生,你可是皮痒了?”

  不过眼前的小书生却是一身劲装,没有书生气,眉眼依旧温润。

  楚泠发现这暖阳的冬日比起暗夜更适合他,他不如一般武者那么壮硕,却矫健昂扬,剑眉星目,面容舒朗,一笑如暖阳。

  楚泠不自觉地面色微红又嗔恼。

  又不是她阿兄,长这么好看作甚?

  最可恶的是还嘿嘿呵呵地笑起来。

  “你个小身板,多吃点。”

  陈夏燃见她要恼,嬉笑着将案上仅剩一只的汤包没有诚意地往前推。

  楚泠默然,眨了眨眼,捻起那唯一的汤包,咬上一小口。

  陈夏燃等着她嘬一口汤汁,问好不好吃,却见她抬头高声喊小二。

  小二早就注意到了那大中午只点一壶茶的两个吝啬鬼,扬起笑容忙来招呼。

  “那桌的蒸糕看着不错。”楚泠看着斜角的那桌。

  小二一喜,热络地接道:“那是梅花糕,甜豆沙馅的,客官要不要来一份?”

  楚泠点头又道:“再来一笼包子和米粥,挑好的上。”她看向陈夏燃指了指,又瞥向别处,“对了,给这位大侠来一碗猪脑花。”

  陈夏燃一愣,侧头看向楚泠视线所及的地方,杯盘轻敲。

  那猪脑花中香葱和麻油的香味还真诱人。

  “好嘞!”

  楚泠低头嘬着汤包的汁水,眉眼弯弯,笑对陈夏燃道:“味道不错。”

  菜很快上齐,陈夏燃捧着那碗猪脑花,尝了两口,一边想着这小书生怎么会给他点了猪脑花。

  一勺脑花在嘴边顿住,他嘴角抽了抽,不知是该放下还是吞下。

  眼前的人笑得温柔,还在问:“我选的不错罢!”

  这个口蜜腹剑的小书生!

  “既然来了这里,还是去探探罢。”楚泠道。

  陈夏燃回过神,才想起她是说楚门堂口。

  “我大致知道在哪儿,一会儿与你同去。”

  两人一拍即合,蒙头开吃。

  楚泠可一整日没有吃东西了,陈夏燃则被追杀了两日,颗粒未进又精疲力竭。

  两人又点了些吃食,吃饱喝足出门去,一路往西。

  遥方镇的西街,江湖中人往来频繁之地。

  两人走入小巷,找到一家小酒馆,楚泠要了一壶浊酒,向小二打听楚门的堂口。

  这不只是询问,也是有告知众人之意。

  陈夏燃眯眼看着四周,众人的反应不一大多没有什么兴趣。

  也是,冒楚门之名的人大有人在,大家对此已见怪不怪了。

  他为何就如此相信?

  大概是因为她那剑法吧……

  楚泠并不喜欢那浊酒,见陈夏燃放下碎银子眼神示意,赶忙弃了杯盏随他离开。

  楚门堂口远林堂紧邻城墙,堂中人并不多。其主人是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名唤高域,入赘楚家,为人十分仗义。其妻过世后,带着父亲和儿子驻守此地堂口。

  楚泠看到远林堂那老旧的牌匾,上前拱手问起这里的当家人。

  门前的小厮见着两人身背刀剑,是同道中人,略想片刻道:“当家的不在,两位可要见见老爷子?”

  两人被迎了进去,径直走向前厅。

  楚泠四下望去,远林堂前院花草繁密,两个短打麻衣的侍从在修剪花草,廊下还半卧着一个广袖男子饮酒赏花。

  “不知的人还以为这里是文人雅士之所。”陈夏燃抿了一口茶笑道。

  楚泠点头,看向花木葱葱的视线收回,打量着厅堂。

  良久,一个眉须微白的老汉走来:“老朽高唐,乃远林堂堂主之父。”

  楚泠赶忙见礼:“某从天都而来,欲往楚门访亲,路过此间特来拜访。”

  “哦?访亲?”高唐一听,身子前倾,看着眼前两个少年人,心中思索着这话应是不假。

  “原来也是楚门中人?我等可能还是远亲哩!”

  “小子只是楚门旁系罢了。”楚泠笑得谦逊,“多年在外求学,功夫落下不少,不敢称楚门中人。”

  “不知小友是哪一支的?”

  “祖父楚褐,高老爷子识得?”楚泠心中忐忑,面皮笑得僵硬。

  幸好云溪道长安排了个身份给她,不然就露馅了!

  高唐摇头抚须叹道:“这里离楚门远得很,哪里识得高人?”

  不识就好……

  “祖父是门主那一脉的。”楚泠稍稍解释,话头转到正题上,“当初小子从楚地到天都的时候还小,如今要独自归去,那来路却有些模糊。”

  高唐听到“门主”二字慎重起来,他听懂了她的言下之意:“某来此地近十年,也在这周遭行走,没有去过楚门。你们若要打探,不如等阿域归来。”

  意料之中的答案,楚泠与陈夏燃对视一眼。

  高唐笑道:“你们若是着急,可去杏花酒馆寻他。”

  楚泠恭敬笑问:“多谢高老爷子,我等这就去。”

  两人与高唐告别,随一旁的小厮离开。

  楚泠瞥见那立在不远处的广袖男子,视线相交,她颔首作礼,心下顿有奇异之感又觉亲切,不禁多看了几眼。

  “走罢。”

  陈夏燃催促,楚泠才急忙跟上。

  跨出远林堂的门,楚泠还思索着那个男子。

  陈夏燃见状问:“怎么了?”

  楚泠抿唇想不出所以然:“没什么……那人……有些与众不同。”

  她想不出便抛诸脑后。

  两人走在街头,楚泠看着人流如织,叫卖声络绎不绝有些感叹。

  “这里竟比天都还要热闹。”

  陈夏燃接道:“此地往来商贩颇多,很是热闹。天都帝王之城,已然要华贵肃穆得多。”

  他一步踏到楚泠面前站定,正经地一咳:“记着了!某出身将帅世家,可不是那些所谓的江湖游侠地痞!”

  楚泠嗳了一声又恍然,他动武的时候干练极了,的确是兵将之姿。

  她却道:“游侠怎么你了,某就觉得挺好的!”

  “某”字咬得真切,大有一报换一报之意。

  从前阿娘总与她说江湖之事,楚泠可是向往得紧。

  陈夏燃不知哪儿又惹恼了这小书生,追上快步走的楚泠。

  他摸了摸鼻子恍然,转而挑眉笑:“就你这小身板还想着当大侠?不如跟着我,我罩着你!”

  楚泠瞪了他一眼,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像自家宅子邻街的那帮纨绔子弟。

  她转而想到将帅家族并不多,要么在天都王上跟前镇守,要么远在边关震慑外敌。

  陈姓……

  “镇远将军?”

  楚泠疑问地出口,陈夏燃被一唬,霎时不动了。

  下一瞬,他一把扯着楚泠的衣襟,一指抵在楚泠唇上。

  “别声张!”

  柔软的触感温润让陈夏燃心头一跳,耳畔也好像与皮糙肉厚又满身酸臭的兵将不同。

  还没等他思索清楚,楚泠就大力推开他。

  她脸色微红,眉头拧在一起,粗声粗气地道:“动手动脚作甚!好好说话!”

  陈夏燃算是与她杠上了,一把搂过她的肩走着,凑下头小声与她说:“楚兄眼光不错!一下就看出了我的来处!”

  她听出陈夏燃话语中藏不住的欣喜和自傲,那手掌还拍着楚泠的上臂,勒得慌。

  陈将军中正凌然,兵法卓绝,还给《武韬》做过详尽的注解。

  父亲对陈将军极其赞誉,家中书阁便有那手抄本,只是如今恐怕已葬身那火海了。

  没想到,陈将军的子侄这么……

  陈夏燃见楚泠兴趣缺缺作罢,转而问起天都城的近况。

  楚泠随意挑了些事说,什么哪个考生金榜题名被当街抢回家,什么红阁花魁那小娘子多么漂亮。

  陈夏燃拧眉,打断了楚泠的胡搅蛮缠:“谁要管红阁有什么,我是说天都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比如说,自家父亲在知道自己逃了后有何反应?

  楚泠扯出一丝苦笑,大事?不就是张家吗?

  ——下一章 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