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思华年(连载11)

创业资讯 阅读(1020)
?

  那个时候我虽然不懂爱情,可是我知道父亲跟本就不爱母亲,因为爱一个人,又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流泪——唐锦瑟

  微风徐徐,柔和的阳光撒在青草上,不远处有一只橘色的花猫,正在惬意地打着哈气,不时的伸个懒腰,白色的桌布上面摆放着透明的玻璃花瓶,几支浅黄的玫瑰花正靠在上面晒着太阳。

  “月舒,你先坐,我去给你拿咖啡。”韩湘摸着自己的肚子朝她莞尔一笑。

  “湘,你身子不方便,我同你一起。”

  “也好。”

  银色的小勺子轻碰到白瓷的咖啡杯,发出叮当的声响,月舒轻抿一口,缓缓放下杯子,“我觉得,应该是个男孩!”

  韩湘上扬着嘴角,轻轻的抚摸着肚子,“我倒希望是个女孩儿,可莫要忘记同你们家的小华年定下娃娃亲啊。”

  月舒心情大好的看着不远处的橘猫,“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下个月初三,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韩湘俏皮的看着她。

  月舒好笑道,“小锦瑟啊,你妈妈迫不及待的要把你嫁过来啦!”

  下月未到初三,小锦瑟便迫不及待的出生了,月舒陪在她的身边,看着刚生过孩子的韩湘,虚弱的连嘴唇都是白色的,“唐启年是怎么回事,你生孩子他都不陪着吗?你把他电话给我,我打给他!”

  韩湘强挤出一分笑,“你别怪他,他工作忙。”

  “工作忙?连你生孩子都没有时间过来吗?”

  “我们别再提他了好不好,过来看看你未来的儿媳妇吧,”韩湘躺在床上,费力地拉着她的手,“来嘛!”

  月舒叹了口气,不再提此事,“还真的是个女儿呢!”

  小华年噘着嘴巴看着后面追着自己的小肉球,旁边跑过一群抱着足球的小男孩,小华年呆呆地看着他们,他也想同大家一起去玩儿球,但忽然想到自己刚刚被妈妈说了一顿,妈妈让我照顾妹妹,我不可以和他们一起玩。

  “哥哥,你跑的太快了,我跟不上你。”小锦瑟穿着粉红色的蓬蓬裙,奶声奶气的拉住了小华年的衣角,“哥哥,小尾巴是什么意思啊?”

  小华年一直噘着嘴,“小尾巴就是你!”

  “我不是小尾巴,妈妈说我叫唐锦瑟,是大宝贝啊。”

  小华年看着她都能用来吹泡泡的口水,嫌弃道,“你还大宝贝,你是跟屁虫吧。”

  小锦瑟不解的眨着大眼睛,上下睫毛像蒲扇一样扫来扫去,小华年看着她肉嘟嘟的脸蛋,坏笑道,“我带你玩游戏吧!”

  “好啊好啊,锦瑟最喜欢玩游戏啦。”

  小华年眼睛滴溜溜的转,“咱俩玩捉迷藏。”

  “你到这里来,”小华年拉着妹妹的手,来到一棵柳树下,“你在这里数到十,不许偷看啊!”

  小锦瑟满脸认真的点头。

  “要是找不到哥哥,你就会大树下等着哥哥,游戏结束了我就会自己出现,不可以乱跑,听到没有,”小华年还是有点不放心,一脸严肃道,“你要是乱跑,我就再也不和你玩了,也不让你来我家了。”

  小锦瑟肉肉的小脸蛋上下颤抖,撅着小嘴,讨好地上前抱着小华年,“嗯,我不乱跑的哥哥。”

  “也不许哭,哭的话我也不和你玩了。”

  “嗯嗯。”

  1,2,3,4……

  “不许偷看啊!”

  于是小华年撒了欢儿地跑开,将妹妹一个人留在那里,自己踢足球去了。

  “好了吗哥哥?”

  “好了吗?哥哥?”迟迟没有回答,小锦瑟兴奋的跑着去找人了。

  小华年玩累了,才想起自己还和妹妹玩着捉迷藏呢,迈着小腿往回跑。

  大树底下一个傻姑娘正拿着一个木棍数蚂蚁,见到小男孩跑向自己,立马扔掉了手里的木棍,兴奋的喊哥哥,“哥哥游戏结束了吗?”

  “结束了,那边有卖棉花糖的,哥哥带你去吃!”

  小华年拉起妹妹的小手就跑,小锦瑟高兴的跟在他后面,眼中全是哥哥的背影,“棉花糖,棉花糖……”

  小的时候那么好骗,没想到长大了变得这么不听话。

  买到棉花糖之后,小锦瑟便一直在后面慢吞吞的边吃边走,小华年自己一个人小跑着回家,丝毫不顾后面的妹妹,“妈妈,妈妈,我回来啦!”

  小华年一进门便看到自己的妈妈和韩阿姨抱在一块,见他冲进来,便分开了,韩阿姨的脸上还有眼泪,他冲到妈妈的怀里,“妈妈韩阿姨怎么哭了啊?”

  月舒拍了拍他的后背,询问道,“妹妹呢?”

  “哦,在后面呢!”

  小锦瑟捧着比自己的脸还要大的棉花糖慢悠悠的走进来了。

  韩湘快速的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妈妈,你眼睛怎么红了?这是哥哥给我买的棉花糖,你吃!”

  韩湘的嘴角噙着笑,“妈妈不吃!去和哥哥玩吧!”

  月舒揉了揉儿子的耳朵,“年年,带着妹妹去你的房间玩。”

  韩湘看着小锦瑟的背影,“她还这么小,我不想让孩子像我一样,我想让她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月舒抱着她的肩膀,眼里满是不忍,“我说你什么好呢,那你怎么办,我不想看你委屈自己啊!”

  “我,我和唐启年,只要他别太过分,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韩湘流着眼泪,可渐渐地,时间越久,就连眼泪也流干了。

  韩湘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上大学的时候她认识了同寝室的月舒,大学毕业后她来到唐启年的公司上班,那时候的唐启年风华正茂,一眼便看上了初来乍到的韩湘,起初韩湘还非常反感,可唐启年对她的好就像是海洛因一样,让她渐渐的上瘾,从小到大就没有感受过温暖的韩湘,第一次感受到被人捧到天上去的感觉,可一个人能将你捧上天,便能将你砸在尘埃里。

  有了孩子之后,唐启年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多半是出差的理由,韩湘嫁给他之后便辞去了工作,她的生活重心只有这个家庭;

  唐锦瑟从记事开始,她就经常看见妈妈一个人在哭,她知道那是妈妈在想爸爸,可是爸爸的工作很忙,妈妈说,爸爸要在外面挣钱给自己买棉花糖;我问妈妈,你会和爸爸离婚吗?我那个时候很害怕,我不想离开爸爸妈妈,就求着爸爸不要和妈妈离婚,可是爸爸一回家就会和妈妈吵架,我更加害怕了,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

  我那个年纪并不懂什么是爱情,可是我知道爸爸并不爱妈妈,爱一个人,又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哭呢,那个时候妈妈一直和我说爸爸只是工作忙,可是我的年纪已经知道了,但是我不愿意捅破这个谎言,我倒真的愿意和妈妈一起来骗自己,妈妈这一辈子都在等爸爸的回头,可到头来,终究是错付了。

  就在我12岁的那年,再也没见过母亲,父亲和我说母亲出了车祸,再也回不来了。

  可是我连母亲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啊,母亲离开以后,唐启年倒是经常回家,只是每次他在看我的时候,总是会走神,我很想问他,有没有想念过妈妈,可是我不敢提。

  好奇怪,妈妈离开之后,似乎所有人都对我很好,就连杨华年也对我比之前好很多,可是我知道,那只不过是可怜我罢了,但是我舍不得他,即使他是因为觉得我可怜才对我好,我也心甘情愿,在他面前我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我从来都没有和他提起过我的伤痛,我想让他真正的喜欢上我,而不是因为责任。

  十七岁那年,终于到了我生日的那天,我骗杨华年说是请了很多好朋友来家里一起陪我过生日,让他一定要来,可是我哪里有什么朋友呢,我只请了他一个人。

  那是我第一次对一个男生表白,也是唯一的一次。

  我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我想我真的是醉了,不然为什么会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好看,我的手开始变得不安分,缓缓地划到了他的脸上,他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梗着脖子,我感到好笑。

  “杨华年,我,我喜欢你……”

  我看着他的嘴巴张了又合,犹犹豫豫的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我肯定是喝多了,不然平日里怎敢对他有这样的举动,不知是谁先开始的,等到我清醒的时候,只听得到杨华年口齿不清的断断续续道,“我,我知,知道的!”

  我离开他的嘴唇,捧着他发烫的脸庞,眼神飘忽不定,“我们,是在一起了吗?”

  杨华年没有说话,我以为他会说,我们是喝醉了这样的话,可是他竟然点头同意了我的话。

  那一晚唐锦瑟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全然是少年清冽的香味儿,还有他发烫的脸庞,她来到韩湘曾经住过的房间,坐在书桌前,翻看着她曾经阅读过的书籍,这房间里的一切都和从前一样,母亲走后就再也没动过,除了平时打扫的阿姨,几乎很少有人进来。

  那个日记本就像是算好了唐锦瑟会做到这个书桌前一样,在她拿书的时候,突然从书架上掉了下来,一个不起眼的本子,唐锦瑟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顺手放到了桌子上,便离开了。

  锦瑟思华年

  96

  八月初九1998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3

  2019.07.26 19:39*

  字数 3106

  那个时候我虽然不懂爱情,可是我知道父亲跟本就不爱母亲,因为爱一个人,又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流泪——唐锦瑟

  微风徐徐,柔和的阳光撒在青草上,不远处有一只橘色的花猫,正在惬意地打着哈气,不时的伸个懒腰,白色的桌布上面摆放着透明的玻璃花瓶,几支浅黄的玫瑰花正靠在上面晒着太阳。

  “月舒,你先坐,我去给你拿咖啡。”韩湘摸着自己的肚子朝她莞尔一笑。

  “湘,你身子不方便,我同你一起。”

  “也好。”

  银色的小勺子轻碰到白瓷的咖啡杯,发出叮当的声响,月舒轻抿一口,缓缓放下杯子,“我觉得,应该是个男孩!”

  韩湘上扬着嘴角,轻轻的抚摸着肚子,“我倒希望是个女孩儿,可莫要忘记同你们家的小华年定下娃娃亲啊。”

  月舒心情大好的看着不远处的橘猫,“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下个月初三,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韩湘俏皮的看着她。

  月舒好笑道,“小锦瑟啊,你妈妈迫不及待的要把你嫁过来啦!”

  下月未到初三,小锦瑟便迫不及待的出生了,月舒陪在她的身边,看着刚生过孩子的韩湘,虚弱的连嘴唇都是白色的,“唐启年是怎么回事,你生孩子他都不陪着吗?你把他电话给我,我打给他!”

  韩湘强挤出一分笑,“你别怪他,他工作忙。”

  “工作忙?连你生孩子都没有时间过来吗?”

  “我们别再提他了好不好,过来看看你未来的儿媳妇吧,”韩湘躺在床上,费力地拉着她的手,“来嘛!”

  月舒叹了口气,不再提此事,“还真的是个女儿呢!”

  小华年噘着嘴巴看着后面追着自己的小肉球,旁边跑过一群抱着足球的小男孩,小华年呆呆地看着他们,他也想同大家一起去玩儿球,但忽然想到自己刚刚被妈妈说了一顿,妈妈让我照顾妹妹,我不可以和他们一起玩。

  “哥哥,你跑的太快了,我跟不上你。”小锦瑟穿着粉红色的蓬蓬裙,奶声奶气的拉住了小华年的衣角,“哥哥,小尾巴是什么意思啊?”

  小华年一直噘着嘴,“小尾巴就是你!”

  “我不是小尾巴,妈妈说我叫唐锦瑟,是大宝贝啊。”

  小华年看着她都能用来吹泡泡的口水,嫌弃道,“你还大宝贝,你是跟屁虫吧。”

  小锦瑟不解的眨着大眼睛,上下睫毛像蒲扇一样扫来扫去,小华年看着她肉嘟嘟的脸蛋,坏笑道,“我带你玩游戏吧!”

  “好啊好啊,锦瑟最喜欢玩游戏啦。”

  小华年眼睛滴溜溜的转,“咱俩玩捉迷藏。”

  “你到这里来,”小华年拉着妹妹的手,来到一棵柳树下,“你在这里数到十,不许偷看啊!”

  小锦瑟满脸认真的点头。

  “要是找不到哥哥,你就会大树下等着哥哥,游戏结束了我就会自己出现,不可以乱跑,听到没有,”小华年还是有点不放心,一脸严肃道,“你要是乱跑,我就再也不和你玩了,也不让你来我家了。”

  小锦瑟肉肉的小脸蛋上下颤抖,撅着小嘴,讨好地上前抱着小华年,“嗯,我不乱跑的哥哥。”

  “也不许哭,哭的话我也不和你玩了。”

  “嗯嗯。”

  1,2,3,4……

  “不许偷看啊!”

  于是小华年撒了欢儿地跑开,将妹妹一个人留在那里,自己踢足球去了。

  “好了吗哥哥?”

  “好了吗?哥哥?”迟迟没有回答,小锦瑟兴奋的跑着去找人了。

  小华年玩累了,才想起自己还和妹妹玩着捉迷藏呢,迈着小腿往回跑。

  大树底下一个傻姑娘正拿着一个木棍数蚂蚁,见到小男孩跑向自己,立马扔掉了手里的木棍,兴奋的喊哥哥,“哥哥游戏结束了吗?”

  “结束了,那边有卖棉花糖的,哥哥带你去吃!”

  小华年拉起妹妹的小手就跑,小锦瑟高兴的跟在他后面,眼中全是哥哥的背影,“棉花糖,棉花糖……”

  小的时候那么好骗,没想到长大了变得这么不听话。

  买到棉花糖之后,小锦瑟便一直在后面慢吞吞的边吃边走,小华年自己一个人小跑着回家,丝毫不顾后面的妹妹,“妈妈,妈妈,我回来啦!”

  小华年一进门便看到自己的妈妈和韩阿姨抱在一块,见他冲进来,便分开了,韩阿姨的脸上还有眼泪,他冲到妈妈的怀里,“妈妈韩阿姨怎么哭了啊?”

  月舒拍了拍他的后背,询问道,“妹妹呢?”

  “哦,在后面呢!”

  小锦瑟捧着比自己的脸还要大的棉花糖慢悠悠的走进来了。

  韩湘快速的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妈妈,你眼睛怎么红了?这是哥哥给我买的棉花糖,你吃!”

  韩湘的嘴角噙着笑,“妈妈不吃!去和哥哥玩吧!”

  月舒揉了揉儿子的耳朵,“年年,带着妹妹去你的房间玩。”

  韩湘看着小锦瑟的背影,“她还这么小,我不想让孩子像我一样,我想让她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月舒抱着她的肩膀,眼里满是不忍,“我说你什么好呢,那你怎么办,我不想看你委屈自己啊!”

  “我,我和唐启年,只要他别太过分,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韩湘流着眼泪,可渐渐地,时间越久,就连眼泪也流干了。

  韩湘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上大学的时候她认识了同寝室的月舒,大学毕业后她来到唐启年的公司上班,那时候的唐启年风华正茂,一眼便看上了初来乍到的韩湘,起初韩湘还非常反感,可唐启年对她的好就像是海洛因一样,让她渐渐的上瘾,从小到大就没有感受过温暖的韩湘,第一次感受到被人捧到天上去的感觉,可一个人能将你捧上天,便能将你砸在尘埃里。

  有了孩子之后,唐启年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多半是出差的理由,韩湘嫁给他之后便辞去了工作,她的生活重心只有这个家庭;

  唐锦瑟从记事开始,她就经常看见妈妈一个人在哭,她知道那是妈妈在想爸爸,可是爸爸的工作很忙,妈妈说,爸爸要在外面挣钱给自己买棉花糖;我问妈妈,你会和爸爸离婚吗?我那个时候很害怕,我不想离开爸爸妈妈,就求着爸爸不要和妈妈离婚,可是爸爸一回家就会和妈妈吵架,我更加害怕了,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

  我那个年纪并不懂什么是爱情,可是我知道爸爸并不爱妈妈,爱一个人,又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哭呢,那个时候妈妈一直和我说爸爸只是工作忙,可是我的年纪已经知道了,但是我不愿意捅破这个谎言,我倒真的愿意和妈妈一起来骗自己,妈妈这一辈子都在等爸爸的回头,可到头来,终究是错付了。

  就在我12岁的那年,再也没见过母亲,父亲和我说母亲出了车祸,再也回不来了。

  可是我连母亲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啊,母亲离开以后,唐启年倒是经常回家,只是每次他在看我的时候,总是会走神,我很想问他,有没有想念过妈妈,可是我不敢提。

  好奇怪,妈妈离开之后,似乎所有人都对我很好,就连杨华年也对我比之前好很多,可是我知道,那只不过是可怜我罢了,但是我舍不得他,即使他是因为觉得我可怜才对我好,我也心甘情愿,在他面前我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我从来都没有和他提起过我的伤痛,我想让他真正的喜欢上我,而不是因为责任。

  十七岁那年,终于到了我生日的那天,我骗杨华年说是请了很多好朋友来家里一起陪我过生日,让他一定要来,可是我哪里有什么朋友呢,我只请了他一个人。

  那是我第一次对一个男生表白,也是唯一的一次。

  我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我想我真的是醉了,不然为什么会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好看,我的手开始变得不安分,缓缓地划到了他的脸上,他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梗着脖子,我感到好笑。

  “杨华年,我,我喜欢你……”

  我看着他的嘴巴张了又合,犹犹豫豫的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我肯定是喝多了,不然平日里怎敢对他有这样的举动,不知是谁先开始的,等到我清醒的时候,只听得到杨华年口齿不清的断断续续道,“我,我知,知道的!”

  我离开他的嘴唇,捧着他发烫的脸庞,眼神飘忽不定,“我们,是在一起了吗?”

  杨华年没有说话,我以为他会说,我们是喝醉了这样的话,可是他竟然点头同意了我的话。

  那一晚唐锦瑟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全然是少年清冽的香味儿,还有他发烫的脸庞,她来到韩湘曾经住过的房间,坐在书桌前,翻看着她曾经阅读过的书籍,这房间里的一切都和从前一样,母亲走后就再也没动过,除了平时打扫的阿姨,几乎很少有人进来。

  那个日记本就像是算好了唐锦瑟会做到这个书桌前一样,在她拿书的时候,突然从书架上掉了下来,一个不起眼的本子,唐锦瑟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顺手放到了桌子上,便离开了。

  锦瑟思华年

  那个时候我虽然不懂爱情,可是我知道父亲跟本就不爱母亲,因为爱一个人,又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流泪——唐锦瑟

  微风徐徐,柔和的阳光撒在青草上,不远处有一只橘色的花猫,正在惬意地打着哈气,不时的伸个懒腰,白色的桌布上面摆放着透明的玻璃花瓶,几支浅黄的玫瑰花正靠在上面晒着太阳。

  “月舒,你先坐,我去给你拿咖啡。”韩湘摸着自己的肚子朝她莞尔一笑。

  “湘,你身子不方便,我同你一起。”

  “也好。”

  银色的小勺子轻碰到白瓷的咖啡杯,发出叮当的声响,月舒轻抿一口,缓缓放下杯子,“我觉得,应该是个男孩!”

  韩湘上扬着嘴角,轻轻的抚摸着肚子,“我倒希望是个女孩儿,可莫要忘记同你们家的小华年定下娃娃亲啊。”

  月舒心情大好的看着不远处的橘猫,“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下个月初三,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韩湘俏皮的看着她。

  月舒好笑道,“小锦瑟啊,你妈妈迫不及待的要把你嫁过来啦!”

  下月未到初三,小锦瑟便迫不及待的出生了,月舒陪在她的身边,看着刚生过孩子的韩湘,虚弱的连嘴唇都是白色的,“唐启年是怎么回事,你生孩子他都不陪着吗?你把他电话给我,我打给他!”

  韩湘强挤出一分笑,“你别怪他,他工作忙。”

  “工作忙?连你生孩子都没有时间过来吗?”

  “我们别再提他了好不好,过来看看你未来的儿媳妇吧,”韩湘躺在床上,费力地拉着她的手,“来嘛!”

  月舒叹了口气,不再提此事,“还真的是个女儿呢!”

  小华年噘着嘴巴看着后面追着自己的小肉球,旁边跑过一群抱着足球的小男孩,小华年呆呆地看着他们,他也想同大家一起去玩儿球,但忽然想到自己刚刚被妈妈说了一顿,妈妈让我照顾妹妹,我不可以和他们一起玩。

  “哥哥,你跑的太快了,我跟不上你。”小锦瑟穿着粉红色的蓬蓬裙,奶声奶气的拉住了小华年的衣角,“哥哥,小尾巴是什么意思啊?”

  小华年一直噘着嘴,“小尾巴就是你!”

  “我不是小尾巴,妈妈说我叫唐锦瑟,是大宝贝啊。”

  小华年看着她都能用来吹泡泡的口水,嫌弃道,“你还大宝贝,你是跟屁虫吧。”

  小锦瑟不解的眨着大眼睛,上下睫毛像蒲扇一样扫来扫去,小华年看着她肉嘟嘟的脸蛋,坏笑道,“我带你玩游戏吧!”

  “好啊好啊,锦瑟最喜欢玩游戏啦。”

  小华年眼睛滴溜溜的转,“咱俩玩捉迷藏。”

  “你到这里来,”小华年拉着妹妹的手,来到一棵柳树下,“你在这里数到十,不许偷看啊!”

  小锦瑟满脸认真的点头。

  “要是找不到哥哥,你就会大树下等着哥哥,游戏结束了我就会自己出现,不可以乱跑,听到没有,”小华年还是有点不放心,一脸严肃道,“你要是乱跑,我就再也不和你玩了,也不让你来我家了。”

  小锦瑟肉肉的小脸蛋上下颤抖,撅着小嘴,讨好地上前抱着小华年,“嗯,我不乱跑的哥哥。”

  “也不许哭,哭的话我也不和你玩了。”

  “嗯嗯。”

  1,2,3,4……

  “不许偷看啊!”

  于是小华年撒了欢儿地跑开,将妹妹一个人留在那里,自己踢足球去了。

  “好了吗哥哥?”

  “好了吗?哥哥?”迟迟没有回答,小锦瑟兴奋的跑着去找人了。

  小华年玩累了,才想起自己还和妹妹玩着捉迷藏呢,迈着小腿往回跑。

  大树底下一个傻姑娘正拿着一个木棍数蚂蚁,见到小男孩跑向自己,立马扔掉了手里的木棍,兴奋的喊哥哥,“哥哥游戏结束了吗?”

  “结束了,那边有卖棉花糖的,哥哥带你去吃!”

  小华年拉起妹妹的小手就跑,小锦瑟高兴的跟在他后面,眼中全是哥哥的背影,“棉花糖,棉花糖……”

  小的时候那么好骗,没想到长大了变得这么不听话。

  买到棉花糖之后,小锦瑟便一直在后面慢吞吞的边吃边走,小华年自己一个人小跑着回家,丝毫不顾后面的妹妹,“妈妈,妈妈,我回来啦!”

  小华年一进门便看到自己的妈妈和韩阿姨抱在一块,见他冲进来,便分开了,韩阿姨的脸上还有眼泪,他冲到妈妈的怀里,“妈妈韩阿姨怎么哭了啊?”

  月舒拍了拍他的后背,询问道,“妹妹呢?”

  “哦,在后面呢!”

  小锦瑟捧着比自己的脸还要大的棉花糖慢悠悠的走进来了。

  韩湘快速的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妈妈,你眼睛怎么红了?这是哥哥给我买的棉花糖,你吃!”

  韩湘的嘴角噙着笑,“妈妈不吃!去和哥哥玩吧!”

  月舒揉了揉儿子的耳朵,“年年,带着妹妹去你的房间玩。”

  韩湘看着小锦瑟的背影,“她还这么小,我不想让孩子像我一样,我想让她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月舒抱着她的肩膀,眼里满是不忍,“我说你什么好呢,那你怎么办,我不想看你委屈自己啊!”

  “我,我和唐启年,只要他别太过分,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韩湘流着眼泪,可渐渐地,时间越久,就连眼泪也流干了。

  韩湘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上大学的时候她认识了同寝室的月舒,大学毕业后她来到唐启年的公司上班,那时候的唐启年风华正茂,一眼便看上了初来乍到的韩湘,起初韩湘还非常反感,可唐启年对她的好就像是海洛因一样,让她渐渐的上瘾,从小到大就没有感受过温暖的韩湘,第一次感受到被人捧到天上去的感觉,可一个人能将你捧上天,便能将你砸在尘埃里。

  有了孩子之后,唐启年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多半是出差的理由,韩湘嫁给他之后便辞去了工作,她的生活重心只有这个家庭;

  唐锦瑟从记事开始,她就经常看见妈妈一个人在哭,她知道那是妈妈在想爸爸,可是爸爸的工作很忙,妈妈说,爸爸要在外面挣钱给自己买棉花糖;我问妈妈,你会和爸爸离婚吗?我那个时候很害怕,我不想离开爸爸妈妈,就求着爸爸不要和妈妈离婚,可是爸爸一回家就会和妈妈吵架,我更加害怕了,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

  我那个年纪并不懂什么是爱情,可是我知道爸爸并不爱妈妈,爱一个人,又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哭呢,那个时候妈妈一直和我说爸爸只是工作忙,可是我的年纪已经知道了,但是我不愿意捅破这个谎言,我倒真的愿意和妈妈一起来骗自己,妈妈这一辈子都在等爸爸的回头,可到头来,终究是错付了。

  就在我12岁的那年,再也没见过母亲,父亲和我说母亲出了车祸,再也回不来了。

  可是我连母亲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啊,母亲离开以后,唐启年倒是经常回家,只是每次他在看我的时候,总是会走神,我很想问他,有没有想念过妈妈,可是我不敢提。

  好奇怪,妈妈离开之后,似乎所有人都对我很好,就连杨华年也对我比之前好很多,可是我知道,那只不过是可怜我罢了,但是我舍不得他,即使他是因为觉得我可怜才对我好,我也心甘情愿,在他面前我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我从来都没有和他提起过我的伤痛,我想让他真正的喜欢上我,而不是因为责任。

  十七岁那年,终于到了我生日的那天,我骗杨华年说是请了很多好朋友来家里一起陪我过生日,让他一定要来,可是我哪里有什么朋友呢,我只请了他一个人。

  那是我第一次对一个男生表白,也是唯一的一次。

  我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我想我真的是醉了,不然为什么会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好看,我的手开始变得不安分,缓缓地划到了他的脸上,他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梗着脖子,我感到好笑。

  “杨华年,我,我喜欢你……”

  我看着他的嘴巴张了又合,犹犹豫豫的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我肯定是喝多了,不然平日里怎敢对他有这样的举动,不知是谁先开始的,等到我清醒的时候,只听得到杨华年口齿不清的断断续续道,“我,我知,知道的!”

  我离开他的嘴唇,捧着他发烫的脸庞,眼神飘忽不定,“我们,是在一起了吗?”

  杨华年没有说话,我以为他会说,我们是喝醉了这样的话,可是他竟然点头同意了我的话。

  那一晚唐锦瑟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全然是少年清冽的香味儿,还有他发烫的脸庞,她来到韩湘曾经住过的房间,坐在书桌前,翻看着她曾经阅读过的书籍,这房间里的一切都和从前一样,母亲走后就再也没动过,除了平时打扫的阿姨,几乎很少有人进来。

  那个日记本就像是算好了唐锦瑟会做到这个书桌前一样,在她拿书的时候,突然从书架上掉了下来,一个不起眼的本子,唐锦瑟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顺手放到了桌子上,便离开了。

  锦瑟思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