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申请ofo破产免排队拿回押金不赞成太多人复制

励志文章 阅读(1743)


文|每日人物吴论编辑王辉

2018年年底,律师周玲发现,自己排在ofo退押金队伍的1200余万位。因为感到排队退钱无望,她想要以仲裁的方式追回押金。这时朋友黄莉莎律师提议,不如通过申请ofo破产追回押金。

这一想法最终得到了周玲的认同。2019年1月23日,周玲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淀法院)邮寄了申请材料。

7月18日上午,周玲在海淀法院历时10分钟时间,收到了ofo退回的199元押金。等待的6个月时间里,周玲花费了一次EMS邮寄费用,两次跑到海淀法院的地铁钱,共计34元。

在法庭上,ofo代理人表示,从去年冬天至今,ofo已经退还200多万个用户的押金。

每日人物了解到,目前仍有约1600万人在等待退押金中。照此计算,ofo若要还清所有用户的押金,大约需要5年零8个月。此前,部分媒体给出的实测数据是12年。

退押难(图/新华社徐骏)

周玲与王子安提到,“小鸣单车公益诉讼案”就是前车之鉴。

2019年3月,70多万用户押金无法归还,小鸣单车被广东省消委会起诉。这是全国第一起共享单车行业的公益诉讼。在法庭上,小鸣单车负责人关斌表示,公司只能选择破产清算。

2017年7月,小鸣单车拟委托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对小鸣单车进行回收处置,按每辆车12元价格进行回收。

公开资料显示,小鸣单车累计在全国投放43万辆车,以此计算,即使全部投放的自行车都得到回收,小鸣单车也仅能回收500余万元,远不足以偿还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