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品年销400万件,千亿美元的潮流玩具市场商机何在?

求职攻略 阅读(1756)

  单品年销400万件,千亿美元的潮流玩具市场商机何在?

  新消费元素系列题记

  2019年是个风口稀疏的年份。

  相较于17年的消费升级、18年的新零售,19年直到现在,一级市场依然沉寂,缺少行业性的投资主题。

  但实际上,在资本表面上的风平浪静之下,新的用户消费行为特性,正在推动各种新生商业细分领域迅速勃发,在一个个大众注意力之外的角落,创造新的财富与机遇。

  为捕捉这些新生机会点,深响编辑团队专门推出了新消费元素系列观察,探究各种新生消费文化背后的消费逻辑和商业本质。

  新消费元素系列的002篇,共同看一下脱离了儿童市场的限制,由成年人的玩心所驱动的潮流玩具是一门什么样的生意?

  来源:深响(ID:deep-echo)

  作者:昕怡

  单品年销400万件,千亿美元的潮流玩具市场商机何在?

  一场优衣库联名款的疯狂抢夺战,让KAWS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单品年销400万件,千亿美元的潮流玩具市场商机何在?

  优衣库xKAWS的联名款遭到哄抢

  这个印在衣服上的奇怪的玩偶,正是美国街头艺术家KAWS设计的经典形象Companion。它的来头可不小:2019年初KAWS与Dior的联名合作款公仔售价达到了7500美元,约合人民币 元;林俊杰、周杰伦、陈冠希、罗志祥等明星也都是KAWS的忠实粉丝。

  单品年销400万件,千亿美元的潮流玩具市场商机何在?

  KAWS受到热捧的背后,是另外一个欣欣向荣的市场——潮流玩具。

  潮流玩具,又称艺术玩具(Art Toy)或设计师玩具(Designer Toy)。这种玩具风格起源于上个世纪末,设计师或艺术家将自己的艺术风格和理念融入到玩具之中,赋予玩具更高的艺术价值和更丰富的潮流元素,也让原先主要面向低幼群体的玩具有了新的受众群体。

  潮流玩具的目标群体是“大小孩们”——那些仍对玩具痴迷的成年人,所以可以说,用2018年北京国际潮流玩具展的口号“玩心回归”来形容潮流玩具的特点就再合适不过了。

  拥有了新的受众群体后,中国的潮流玩具市场正在飞速发展。潮流玩具集团POP MART的创始人王宁曾透露过,单价59元的潮玩Molly,一年能卖400万个,实现2亿多元的销售额。

  而讨论潮玩市场时绕不开的头部企业POP MART也正处于高速增长期:POP MART于2017年新三板挂牌上市,2018年半年报显示其在报告期的营业收入达到1.6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55.98%。

  单品年销400万件,千亿美元的潮流玩具市场商机何在?

  初代Molly以金发碧眼小女孩的形象出现

  今年上半年进行的上海国际潮流玩具展,更是有近十万人参加,众多新品和限定品瞬间告罄。潮流玩具逐渐从小众走向大众,正在为从业者创造大量财富。

  潮流玩具究竟是怎样在这几年间突然火起来的?它为什么让那么多年轻人着迷?而在潮玩的艺术元素拥抱商业的过程中,又产生了哪些烦恼和问题呢?

  单品年销400万件,千亿美元的潮流玩具市场商机何在?

  「特点」

  ● 空白背景营造想象空间

  在讨论潮玩的时候,或许需要先将潮玩和另一类有更高商业认知度的产品“手办”先进行一下区分。

  以往我们所熟悉的手办模型,大多依赖于已有IP,例如动漫、书籍、电影等二次元和三次元作品,从属于IP中的人物或剧情设定。而潮玩则源于设计师个人灵感,生活中的人、各种物品都可以成为潮玩的原型,甚至还有自身情感具象化的作品。

  单品年销400万件,千亿美元的潮流玩具市场商机何在?

  黏黏怪物研究所

  与手办相比,原创潮玩很少对其背景进行具体而详细的设定,这样的操作对于潮玩的普及有不小的好处。人们购买手办的时候往往是出于对作品中人物的喜爱,所以购买行为的前提是要对原作有所了解,因此相对而言,没有设定背景的潮玩,对于消费者来说,认知门槛就要低一些。消费者购买的动机从对人物原型的喜爱,转变为对形象本身的迷恋,设计的“好看”和“流行”成为购买的主要理由。

  另一方面,原创也增加了作品的自由性,避免了还原原作的压力,可以通过修改细节赋予作品不同的含义,尤其空白的设定,有利于设计师进行二次创作,创造出不同的个性化形象。例如由香港设计师Kenny Wong设计的Molly娃娃,就已经推出了十二生肖系列、海洋系列、西游系列等不同设计元素的系列产品。

  潮玩的空白感也让潮玩与其他品牌之间的联动更为方便。Molly娃娃就曾经与Minions联动,推出限定款Molly小黄人公仔。

  单品年销400万件,千亿美元的潮流玩具市场商机何在?

  而像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