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翁十余年笔耕不辍 欲寻校友写回忆录

职场故事 阅读(930)


  2019-08-06 16:20:02 长春晚报

  

  长春晚报记者 何少梅

  “1959年,有人跑进新立城水库派出所报警,说一名野浴的小伙子溺水,我和一名解放军战士跳进水库里救人……”这是86岁长春老人徐天生《工作回忆录》中的一段故事。老人说,他想把寻找当年在合隆小学毕业进入长春市公安局、交警系统和消防系统工作的校友们,回忆当年的经历,写下回忆录留给后人。

  十余年间 手写20余万字

  1日10时许,记者来到位于九台路附近徐天生的家中,老人爽朗健谈、耳聪目明。记者注意到,客厅的东西两面墙上贴着数百张泛黄的老照片,靠窗采光好的位置摆放着写字台,桌上放着一摞书和稿纸。

  “退休后闲暇无事,我就开始写回忆录,把家族中、家庭中和工作中所经历的事情记录下来,留给后人很有意义。”徐天生说。

  《徐家人》《农村姑娘》是徐天生已经完成的两部回忆录,前者是记录徐氏家族从山东老家来到东北讨生活、站稳脚跟的艰辛历程,约14万字;后者是徐天生记录已故妻子王凤兰生前的故事,约10万字。

  每天早饭后,徐天生都会利用1个多小时的时间创作,这20余万字均是老人手写而成。完稿后再拿到复印社打印、装订成册。

  为完善回忆录 不远千里寻根

  在写第一步回忆录《徐家人》的过程中,徐天生遇到了很多挫折。

  徐天生的祖籍在群山环绕的山东省莱阳县(现平度市)大泽山镇施口村,由于人口众多,土地少,生活艰难。1800年,徐天生的曾祖父与二曾祖父携带家人来到东北,最终在合隆镇安家落户,开荒种地为生。

  “在写《徐家人》过程中,只有曾祖父来到东北以后的内容,在家乡的经历和先人的情况却无从知晓。”徐天生索性在儿子的陪同下踏上了回山东寻根问祖的旅程。

  昔日的莱阳县已经更名为平度市,徐天生求助平度市警方,得知住在大泽山镇的徐姓人多达几千户。经过一个多月的寻访,终于根据一户徐家人的家谱找到了徐氏族人。

  “找到徐氏本源对于我们徐家后人意义深远。”徐天生欣慰地说。

  这些“合隆校友”不简单

  这一趟寻根之旅也助徐天生完成了第一本家族回忆录。2017年,王凤兰因病去世,为追忆妻子的一生,徐天生再次提笔,将王凤兰成长、求学、就业及结婚生子的经历记录下来,利用两年时间完成了《农村姑娘》。

  “她是长春第一批女交警,我也是从交警系统退休的。”徐天生在写《农村姑娘》的过程中,有了写自己工作经历的打算,“这得从我们合隆小学的那批毕业生说起。”

  1944年,合隆小学来了一位名叫魏文汉的体育老师,这位老师很注重观察自己学生们的举止言行,并和其中一部分学生关系走得很近。1948年,长春解放后,魏文汉进入长春市公安局工作。

  “那年10月19日,我和二哥、三哥正在院子里打谷子,来了十几名合隆小学毕业的学生,喊我二哥、三哥去公安系统工作。”徐天生后来参加工作才知道,魏文汉是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他从教过的学生中筛选出精英,招收到长春市公安局的部分分局、交通、消防和刑警等部门工作,“当年有一种说法,那批公安人多是合隆的,这些合隆校友不简单。”

  欲寻校友写回忆录记载家乡巨变

  1953年8月10日,从合隆小学毕业的徐天生进入长春市交通队训练班,一个月的艰苦训练结束后,进入宽城区二中队工作。

  “我们那一批接受训练的一共有53人,其中32人分配到交通队工作,21人分配到消防队工作。”徐天生说。

  1957年3月,长春市设立交通管理岗,徐天生每天骑着交通队发放的自行车上下班。

  “那时候的长春交通管理岗分为固定机动岗、线路岗、指挥岗、双人岗和单人岗,早晚交通高峰时间和现在差不多,骑自行车的人虽然不多,可是引发的事故非常多。”徐天生回忆。

  1962年的一天,徐天生在胜利公园执勤,一辆生产队的掏粪车进城途径北京大路与南京大街交会处附近的一处下坡,拉车的马一下子躺在路上,徐天生见状赶紧过去帮忙拽马起身。好不容易拽起来了,马第二次躺倒,这一次重重的压在了徐天生的身上。

  “经过再次努力,马车顺利离开,我的腰腿疼得迈不上去岗台,到医院一查,医生说是腰间盘突出,需要穿两个月的钢背心。”徐天生说。

  1956年秋天,徐天生在三马路附近执勤时,发现一名4岁的小女孩横穿马路,摔倒在一辆1路摩电车的车轮前。他立即用指挥部做出停止信号指令,一路疾跑到车前,将女孩抱到安全地带。

  “那位女司机吓得坐在地上呜呜直哭,说啥也不肯继续开车了。”徐天生将女孩安全护送回家。

  徐天生说,他和同事们在工作中经常遇到这样的危急情况,每次都经过努力化险为夷。

  “我们合隆小学的那批校友都是上世纪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参加工作的,目睹了几十年来长春交通管理和城市交通设施的巨变。”徐天生说,希望找到这些校友,聚到一起共忆往昔,同时通过能找到的校友联系到更多同事,帮助他完成第三部回忆录,“我们合隆小学的一代人为长春发展做出了很多贡献,我希望能通过这部工作回忆录记录几十年来家乡的巨变。”

  徐天生要寻找的人有:魏文汉(后更名魏志)、魏文阁、赵连举、吴福盛、应景生、朱庆林、于俊海、叶本森等,年龄均八九十岁,如果您或您的家人上世纪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进入市公安部门、交警部门和消防部门工作,请联系长春晚报寻亲记者,或联系徐天生。

  2015年3月,长春晚报推出《寻亲记》品牌栏目,为了帮助更多分别的人相聚,在这4年的时间里,本栏目已刊登近400期寻亲稿件,成功找到200余人,其中有失散半生的女儿、有分别70多年的亲姐妹、几十年不见的老同学、失联多年的老战友等。

  每一次相聚、每一个拥抱,都是我们真诚的努力,在这近4年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倾尽全力。《寻亲记》栏目备受社会关注,寻人信息被国内外网友转载扩散,帮更多人圆寻亲心愿。

  如果您或您身边的人想寻找失散多年的亲人、朋友、恩师、战友等,尽管与我们联系,寻亲记者(微信同步),或许这里将给您带来温暖。

  

  

  长春晚报记者 何少梅

  “1959年,有人跑进新立城水库派出所报警,说一名野浴的小伙子溺水,我和一名解放军战士跳进水库里救人……”这是86岁长春老人徐天生《工作回忆录》中的一段故事。老人说,他想把寻找当年在合隆小学毕业进入长春市公安局、交警系统和消防系统工作的校友们,回忆当年的经历,写下回忆录留给后人。

  十余年间 手写20余万字

  1日10时许,记者来到位于九台路附近徐天生的家中,老人爽朗健谈、耳聪目明。记者注意到,客厅的东西两面墙上贴着数百张泛黄的老照片,靠窗采光好的位置摆放着写字台,桌上放着一摞书和稿纸。

  “退休后闲暇无事,我就开始写回忆录,把家族中、家庭中和工作中所经历的事情记录下来,留给后人很有意义。”徐天生说。

  《徐家人》《农村姑娘》是徐天生已经完成的两部回忆录,前者是记录徐氏家族从山东老家来到东北讨生活、站稳脚跟的艰辛历程,约14万字;后者是徐天生记录已故妻子王凤兰生前的故事,约10万字。

  每天早饭后,徐天生都会利用1个多小时的时间创作,这20余万字均是老人手写而成。完稿后再拿到复印社打印、装订成册。

  为完善回忆录 不远千里寻根

  在写第一步回忆录《徐家人》的过程中,徐天生遇到了很多挫折。

  徐天生的祖籍在群山环绕的山东省莱阳县(现平度市)大泽山镇施口村,由于人口众多,土地少,生活艰难。1800年,徐天生的曾祖父与二曾祖父携带家人来到东北,最终在合隆镇安家落户,开荒种地为生。

  “在写《徐家人》过程中,只有曾祖父来到东北以后的内容,在家乡的经历和先人的情况却无从知晓。”徐天生索性在儿子的陪同下踏上了回山东寻根问祖的旅程。

  昔日的莱阳县已经更名为平度市,徐天生求助平度市警方,得知住在大泽山镇的徐姓人多达几千户。经过一个多月的寻访,终于根据一户徐家人的家谱找到了徐氏族人。

  “找到徐氏本源对于我们徐家后人意义深远。”徐天生欣慰地说。

  这些“合隆校友”不简单

  这一趟寻根之旅也助徐天生完成了第一本家族回忆录。2017年,王凤兰因病去世,为追忆妻子的一生,徐天生再次提笔,将王凤兰成长、求学、就业及结婚生子的经历记录下来,利用两年时间完成了《农村姑娘》。

  “她是长春第一批女交警,我也是从交警系统退休的。”徐天生在写《农村姑娘》的过程中,有了写自己工作经历的打算,“这得从我们合隆小学的那批毕业生说起。”

  1944年,合隆小学来了一位名叫魏文汉的体育老师,这位老师很注重观察自己学生们的举止言行,并和其中一部分学生关系走得很近。1948年,长春解放后,魏文汉进入长春市公安局工作。

  “那年10月19日,我和二哥、三哥正在院子里打谷子,来了十几名合隆小学毕业的学生,喊我二哥、三哥去公安系统工作。”徐天生后来参加工作才知道,魏文汉是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他从教过的学生中筛选出精英,招收到长春市公安局的部分分局、交通、消防和刑警等部门工作,“当年有一种说法,那批公安人多是合隆的,这些合隆校友不简单。”

  欲寻校友写回忆录记载家乡巨变

  1953年8月10日,从合隆小学毕业的徐天生进入长春市交通队训练班,一个月的艰苦训练结束后,进入宽城区二中队工作。

  “我们那一批接受训练的一共有53人,其中32人分配到交通队工作,21人分配到消防队工作。”徐天生说。

  1957年3月,长春市设立交通管理岗,徐天生每天骑着交通队发放的自行车上下班。

  “那时候的长春交通管理岗分为固定机动岗、线路岗、指挥岗、双人岗和单人岗,早晚交通高峰时间和现在差不多,骑自行车的人虽然不多,可是引发的事故非常多。”徐天生回忆。

  1962年的一天,徐天生在胜利公园执勤,一辆生产队的掏粪车进城途径北京大路与南京大街交会处附近的一处下坡,拉车的马一下子躺在路上,徐天生见状赶紧过去帮忙拽马起身。好不容易拽起来了,马第二次躺倒,这一次重重的压在了徐天生的身上。

  “经过再次努力,马车顺利离开,我的腰腿疼得迈不上去岗台,到医院一查,医生说是腰间盘突出,需要穿两个月的钢背心。”徐天生说。

  1956年秋天,徐天生在三马路附近执勤时,发现一名4岁的小女孩横穿马路,摔倒在一辆1路摩电车的车轮前。他立即用指挥部做出停止信号指令,一路疾跑到车前,将女孩抱到安全地带。

  “那位女司机吓得坐在地上呜呜直哭,说啥也不肯继续开车了。”徐天生将女孩安全护送回家。

  徐天生说,他和同事们在工作中经常遇到这样的危急情况,每次都经过努力化险为夷。

  “我们合隆小学的那批校友都是上世纪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参加工作的,目睹了几十年来长春交通管理和城市交通设施的巨变。”徐天生说,希望找到这些校友,聚到一起共忆往昔,同时通过能找到的校友联系到更多同事,帮助他完成第三部回忆录,“我们合隆小学的一代人为长春发展做出了很多贡献,我希望能通过这部工作回忆录记录几十年来家乡的巨变。”

  徐天生要寻找的人有:魏文汉(后更名魏志)、魏文阁、赵连举、吴福盛、应景生、朱庆林、于俊海、叶本森等,年龄均八九十岁,如果您或您的家人上世纪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进入市公安部门、交警部门和消防部门工作,请联系长春晚报寻亲记者,或联系徐天生。

  2015年3月,长春晚报推出《寻亲记》品牌栏目,为了帮助更多分别的人相聚,在这4年的时间里,本栏目已刊登近400期寻亲稿件,成功找到200余人,其中有失散半生的女儿、有分别70多年的亲姐妹、几十年不见的老同学、失联多年的老战友等。

  每一次相聚、每一个拥抱,都是我们真诚的努力,在这近4年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倾尽全力。《寻亲记》栏目备受社会关注,寻人信息被国内外网友转载扩散,帮更多人圆寻亲心愿。

  如果您或您身边的人想寻找失散多年的亲人、朋友、恩师、战友等,尽管与我们联系,寻亲记者(微信同步),或许这里将给您带来温暖。